頓時間,在這附近的幾尊聖人完全傻眼了!

誰想到這瞎老人實力如此可怕,打聖人就像是拍蒼蠅一般,簡直是不費吹灰之力啊!

「立即滾,要不然殺無赦!」瞎老人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道。

這下子,可沒有誰敢不把這瞎老人的話當耳邊風了!

夜神殿與古家的幾尊聖人露出了忌憚之色,但也沒有立即退去,夜神殿又有一名聖人開口道「冒犯這位大人,是我們不對,不過還請大人不要干涉我們與他們的私人恩怨!」。

「我的話不再重複,滾!」瞎老頭很是不客氣地喝道。

「你……」夜神殿這聖人露出不甘之色還想說什麼,可這時又有聖人出現了!

「你們誰惹怒了瞎老,想要找死嗎?」三道身影從虛空當中掠了出來,其中那鶴髮童顏的老者很是生氣地喝道。

這三名老者正是風門三老,風清道、風錢多以及風仁高!

夜神殿以及古家幾名聖人,見到了這風門三老出現之後,皆是露出了恭敬之色,對著這三人拱手行禮!

在這三老當中,最值得他們忌憚的便是風清道,在天盪山當中,可謂是他一言九鼎之地!

「是你惹怒了瞎老?」風清道突然閃身到了剛才那被得臉變形的夜神殿聖人之前質問道。

「我,我是無意……」這名夜神殿聖人帶著巴結的語氣應道。

只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風清道的手已經是甩了一下,緊接著這名夜神殿聖人的人頭便斷飛了開去,一具無頭屍直勾勾地倒在了地面之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在場幾尊聖人身形皆是一顫,一股寒意從腳底之下涌冒了起來!

「誰要是再敢得罪瞎老,我們風門必滅其滿門!」風清道聲音浩蕩地高喝道。

在天盪山這外圍,諸多強者都聽到了風清道的聲音,個個心中皆是駭然無比!

他們一直都不太把瞎老人放在眼裡,現在才明白對方只怕是風門一尊位高權重的老人物了!

「好了清道,把他們打發走,別擾了我的清靜!」瞎老人躺地在了太師椅上,很是隨意地說道。

風清道趕緊露出恭敬之色道「是瞎老,我這就讓他們走!」。

他這話剛落下,夜神殿與古家的聖人便紛紛開口道「大人多有得罪了,我們這就走!」。

就在他們沒入空間而走之時,風清道說道「我說過聖人之上不準對姚躍出手,你們兩家把我風清道的話當耳邊風,各自獻出一條元脈給我風門當補償,要不然你們統統滾出天盪山!」。

這兩家勢力的聖人連聲都不敢吭一聲,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便快速地離開這裡。

姚躍看著這發生的一幕幕,頓時覺得自己大開眼界了!

聖人在眼前大氣都不敢出一聲,這是何等地威風霸氣!

「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夠做到這樣子,就算死也無憾了!」姚躍在心中羨慕地暗忖道。

男兒誰不想追求這樣的霸氣權勢,一聲令下,無人敢違逆分毫,天地也為之顫抖!

姚躍也渴望這樣八面威風的時刻,這讓他有了一種迫切提升力量的動力!

「我們也走!」孤獨弒神拉著姚躍就要離開這裡。

風清道卻是攔在他們之前,目光落到姚躍身上,流露出了濃烈的欣賞之色問道「姚躍,你可是鳳族的人?」。

姚躍帶著恭敬之色道「回大人,我並非是來自地辰界星,而是來自一顆偏避的界星,所以與你口中的鳳族可能沒有什麼關係!」。

姚躍的回答,讓風清道大喜,他趕緊開口道「那你可願意加入我風門,老夫願意收你為關門弟子,全力栽培你成聖人!」。

姚躍為之一愣,他沒想到這麼一尊人物,居然開口要收他為徒!

換做一般人,只怕必定是求之不得,立即應承下來了!

可惜,姚躍牽挂太多,而且他也有師傅了,又豈好另拜師呢!

就在他要拒絕之時,孤獨弒神在一旁道「對不起這位大人,姚躍是我小師弟,早已經有了師尊,不好再另投他處了!」。

(感謝投月、票的道友,支持的道友誰還有月、票的多來幾張,力保住第一位置,謝謝了!)

【作者題外話】:感謝流雲W天下、愛隨心飛、囧零囧、td71925727這四位道友打賞! “什麼?!”甜心差點沒把剛放到嘴裏的一塊龍蝦肉給噴出來,“你瘋了啊!去參加比賽!”

“那你不要工作啦,你又不是職業選手。”甜心不滿地說,“況且照你的水平,憑藉運氣贏一兩場還可能,場場都勝根本就是做夢。”

“彩虹戰隊既然起意要對我們不利,那麼就算我碰巧躲過了一次,畢竟還是防不勝防。”易天栩切了一片雪梨放入口中,“還不如挑明瞭說要在比賽中打敗他們,這樣他們反而不敢動手,以免落人口實。”

甜心搖搖頭, 無限智慧主宰

“你對各個賽事的時間比我熟,最近的大規模比賽有哪些?”


“嗯,只有一個,就是cscc,也就是中國星際個人錦標賽,兩個星期後開始,報名的截止日期還沒有過。”甜心回答道,“你真的準備去參加?”

“你先跟我說說賽程和賽制是怎麼樣的吧。”

甜心嘆了口氣:“cscc可以說是plu取消舉辦後、國內規程最複雜的一項比賽了。首先是人數龐大的預選賽,將近三百名參加者進行大約四輪單淘汰賽,決出64人,然後分成八組,接着……(省略300字)……最後的四個人加上通過復活賽上來的一個人、一起進行總決賽。”

“你是說只要進入了64人名單,那麼在總決賽前即使敗了,都有可能通過投票復活,然後在進行完比較簡單的復活賽後,直接進入最後的5強總決賽?”易天栩聽得兩眼都放出了光。

“嗯,這個比賽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所有的比賽,包括總決賽,全都是在網上進行的。”

“好!就是這個比賽了。”易天栩舉起酒杯,“乾杯吧,心兒。”

甜心卻沒有拿起酒杯。

“你準備在這個比賽上獲勝?”她試探着問,“可是大概你不知道吧,‘宇宙王子’和crazy這兩個人,在彩虹戰隊中實力還不是最強的,有一個人始終壓在他們之上,而這個人,最近三年每年都會參加cscc,由於國內排名前三的都不參加cscc,所以他的實力在歷年參加cscc的選手中,是最強的了。”

“也就是說,這個cscc就好像專門爲他設的一樣,你參加cscc、也就等於向他、向整個彩虹戰隊叫板。”甜心故意將表情放得很認真,希望易天栩知難而退。

沒想到,易天栩卻好像更加滿意了:“那更好了,如果彩虹戰隊的高手不參加,反而不能達到目的了。”

“唉,沒想到上次怕惹麻煩答應了冰雪兒的請求,結果卻惹來了更大的麻煩,希望以後順利吧。”易天栩放下刀叉,望着窗外的夜,連他都不知道自己接下去的命運會是怎樣……


———————————————————————-

Scpp公寓內。

“沒想到這個易天栩的運氣竟然這麼好,讓他認出了殺手。”陳峯聽完小三的敘述後,呆呆地看着前方。

“他好像準備參加兩個星期後的cscc。”小三接着說,“剛纔你不在時,他還打了電話過來,希望我們戰隊能夠在宣傳上稍稍助一把力。”

“嗯,知道了。看來他也意識到了彩虹戰隊可能帶來的麻煩,準備在星際戰場上與他一戰了。”陳峯,“對了,冰雪兒還沒有回來嗎?”


“是的,偷偷走了以後就一直沒有回來。”小三恭敬地回答,“她似乎也已經知道易天栩幫助我們的事情是隊長找人散播出去的了。”


“唉……”陳峯長嘆了一聲,“沒事了,你先下去吧,一有冰雪兒的消息就快點告訴我。”

—————————————————————————-

那個被稱作“色狼”的殺手當然由於某方的庇護免受懲罰,但是由易天栩幫助Scpp而帶來的連鎖反應似乎波及面越來越廣了……

兩天後,娛樂競技週刊上就出現了這樣一個標題:“神祕高手義助Scpp戰勝彩虹戰隊兩強。”

報道雖然只有半頁紙,但裏面提供了易天栩的詳細個人信息,精確到三圍和腿長;並且詳細講述了易天栩怎樣仗義幫助Scpp在陳峯無法上陣的情況下,獨立擎天,保住了Scpp對競技娛樂頻道的主播權。

報道的最後,還用粗體字印了這樣的話:“易天栩稱,將參加隨後的cscc,並終將在決賽中戰勝彩虹戰隊的‘暗夜叉’。”

接着,配合這篇報道、在易天栩的授意下,那天他和“宇宙王子”以及crazy兩場比賽的replay,被非常適時地“不小心”放到了Scpp的網站上,當天網站訪問率就超過百萬。

廣大星際愛好者、廣大的熱血青年、特別是居住在上海的星際玩家,僅僅一個晚上就知道了易天栩是何許人,也都認爲他是一個慣於在前半盤故意放水、在終局時奇蹟般扭轉局勢的玩家。

—————————————————————————————–

上海市華山路上,是彩虹戰隊的駐地……

擁有這麼一個積極向上的名字,彩虹戰隊的訓練室和會議室理應被裝飾得色彩斑斕,可是“暗夜叉”偏偏喜歡把它們弄成蘭、黑、紫三色的,充滿了陰霾的氣氛。

沒辦法,誰叫他的綽號就是“暗夜叉”呢?

古典神話中的夜叉是暴戾、兇悍的代表,可是“暗夜叉”卻很少生氣,因爲他知道情緒的變化會妨礙思路,影響判斷。他的相貌,也還能稱得上英俊,只是有那對時刻“滴溜溜”轉的眼珠子,才讓他看上去不像一個正派的人。

可是今天,他卻不得不生氣了。

因爲他手下的兩個隊員實在是太不爭氣了,竟然連小小的Scpp都沒有拿下來,早知道他就自己出手了。

“宇宙之王”和crazy卻還只知道一味替自己解釋開脫:“隊長,真的,我們都快贏下來了,是那個小子運氣好才翻盤的。”

“去死!”“暗夜叉”罵道,“靠運氣能在兩盤用不同的種族贏了你們兩個?靠運氣能夠把你們兩個A級的選手打成這個樣子?他如果沒有實力,Scpp會把他安排在最後一個出場?”

“宇宙王子”和crazy兩個人唯唯諾諾退到一邊,誰都不敢再進一步激怒已經在氣頭上的暗夜叉。

“氣死我了!”“暗夜叉”把旁邊几上的一塊石頭“砰”地掃落在地上,“原本以爲把陳峯搞得生病了,我就可以不用出馬了,沒想到還殺出來這麼一個小子!”

“宇宙王子”和crazy又往後退了幾步。

這時,祕書輕手輕腳地走進來,“老大,北京那邊的電話,要不要接進來?”

“暗夜叉”“嗯”了一聲,房中的其他幾個人識相地退了下去。

“暗夜叉”在几上按了一個鍵,面前的牆壁緩緩打開,出現了一塊屏幕,屏幕上是一個外表忠厚的年輕人,帶着副金絲邊眼鏡。

“大哥,怎麼臉色這麼不好啊,不會又是爲手下那些廢物吧。”屏幕中的人問。

“對啊。”“暗夜叉”忿忿道,“原本以爲可以把Scpp娛樂競技頻道順利拿下來,還準備分一半給你用用呢,現在瞧瞧?全泡湯了。全被那個叫易天栩的攪和了。”

“呵呵,大哥,你不要生氣,依我看,那個人絕對不簡單,對了,你剛纔說他叫什麼?”

“易天栩啊,還不就是這個讓人反胃的名字嗎?怎麼了?你認識他?”

“噢,不,隨口問問。”屏幕中的人託了託眼鏡,“從那兩盤replay來看,易天栩絕對是一個少見的高手,而且,他還故意隱藏了實力。就說他的操作吧,照我看,他真正的手速應該是現在的兩倍。”

“嗯,這個我也有同感。那施放‘心靈風暴’攻擊隱飛的時候就可以看出來,手速不到400的人根本做不到那樣。”“暗夜叉”贊同地說。

“可是他還故意掩飾了操作能力,讓自己看上去只是一個低手,可見其心計之深。而且他的意識實在出色,尋找了兩個這麼好的反擊機會,如果不是老到的選手,也許真會以爲他是運氣好才翻盤的。”

“我早就看出來了,光憑運氣的人怎麼會沒事做裝了幾條小狗到處亂飛呢?沒有實力的人、恐怕這一輩子都沒有用過幻象魔法吧!”

“對對,易天栩怎麼能夠躲過大哥的眼睛呢?”屏幕中的人奉承道。

“哼!”“暗夜叉”轉了轉左手小指上鮮紅的戒指,“可惜他不知道,所有與我們彩虹戰隊作對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條。”

“你準備暗中解決他?”

“當然不!既然他要挑戰我,我就要讓他在比賽中,敗在幾千萬觀衆的眼前!”“暗夜叉”那陰暗的雙眼充滿了戾氣。

“對了,聽說他想染指cscc,那可一直是你的領地哦!”屏幕中的人道,“這樣做就等於向你正面宣戰了。”

“哼!那我們就走着瞧。”“暗夜叉”一用力,把几上的茶杯捏得粉碎。

—————————————————————————————–

兩個星期……

很快,易天栩迎來了他cscc的第一個對手,據說那是一個高手…… 「你是?」風清道目光落到了孤獨弒神身上問道。

極品小農民 「在下孤獨弒神,乃孤獨山莊弟子!」。

「孤獨山莊?這倒是有點意思,你師尊可是孤獨流?那個孤獨家重新出現的元師鬼才!」風清道說道。

「孤獨流正是家師!」孤獨弒神應道。

「難怪啊,難怪啊!這小子布陣之術和尋元之術倒是了得!連黃家那小子都吃了虧,孤獨山莊崛起有望了!」風清道恍然大悟道,接著他看向姚躍道「既然你已經有了師尊,那我就不好再勉強了,不過你要想改投他處,隨時可來這裡找我風清道!」。

姚躍對著風清道躬了一禮道「多謝前輩抬愛!」。

就在他行完禮之後,他便被孤獨弒神給拉著消失在了這裡!

「真是不識好歹,在門內多少人想求師兄收為徒,這小子居然還不樂意!」風仁高露出了不爽之色道。

「話不能這麼說,要是這小子立即拜師,那就是一個見利忘義的小人,就算天姿再高也不過是一個惹害而已!」風錢多從旁道。

「二師弟說得對,修鍊一途,重在修心,若心不正,其必為惡,收之無用!」風清道贊同風錢多的話說道。

「清道不錯,你留在這裡陪我幾天吧!」突然,瞎老人在太師椅之上淡淡地開口道。

風清道愣了一下,皆著大喜地對著瞎老人的位置躬身道「多謝瞎老!」。

風錢多與風仁高皆是露出了無比羨慕之色,他們可是知道這位瞎老人在門中的地位有多高崇的呢!

那可是連門主見了都要行禮的存在,能得到他的指點,那絕對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情!

姚躍被孤獨弒神帶走,他現在還處在一頭霧水當中呢。

「你能不能停下來,我有話和你說!」姚躍對著孤獨弒神道。

孤獨弒神並不應姚躍的話,而是繼續地飛行著。

姚躍又道「你別飛這麼快,我還有兄弟等著我呢,我必須要與他們匯合才行!」。

孤獨弒神仍沒說話,不過他飛行了一會之後,便落到了一處山丘之上停了下來。


「你的命重要,還是你兄弟的命重要?」孤獨弒神對著姚躍問道。

「都一樣重要!要是他們有危險,我會不顧一切去救他們!」姚躍斬釘截鐵地說道。

孤獨弒神露出了一分欣賞之色道「很不錯,難怪被師尊看重,那就在這裡等他們匯合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