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兮兮心裏慌,立刻開始在甲板上狂奔。

她一邊跑一邊用雙手攏成喇叭的形狀,大聲呼喚着墨錦城的名字:

「墨錦城你在哪?求求你快點出現好不好?你這樣我好害怕!」

就在顧兮兮快要情緒崩潰的時候,突然甲板的四周彷彿有閃電劃過。

瞬間將整個海面都照耀得如同白晝一般。

顧兮兮被這突如其來的動靜嚇了一大跳,她詫異無比的抬頭看了過去。

只見那幽深的大海和黑色的夜晚被當成了最好的天然幕布。

不知從哪開始,有巨大的影像同射在了海平面。

顧兮兮揉了揉眼睛,發現海面上竟然浮現出了自己的影子。

「那是什麼?」

她下意識地站了起來,不敢相信地朝着甲板的邊緣走了過去。

夜幕中的投影似乎變得越來越清晰了,那一幀幀閃爍的畫面全部都是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

喜怒哀樂,嬌嗔難過,甚至連顧兮兮她自己都不知道,這些畫面到底是誰在什麼時候記錄下來的。

就在她目瞪口呆的時候,游輪的上方突然響起了一聲巨大的轟鳴。

她抬頭看了過去,發現夜空中竟然有兩台直升飛機正朝着游輪緩緩的靠近。

飛機越來越近,轟鳴聲也越來越大。

掀起的海風將顧兮兮的秀髮捲起,她白色長裙的裙擺在風中翻飛。

她不敢置信的捂住雙唇抬頭看去。

就在這個時候,直升機的艙門突然打開,無數花瓣轟然落下,如同在海面上下了一場彩色的雨。

空中浪漫的藍調音樂再度響起,無數花瓣緩緩落下,彷彿在空中形成了一張花瓣組成的幕布。

當所有花瓣散落海面在花海的後面,極強的射燈打出了一行要目的英文字母:

「Couldyoumarryme?」

你願意嫁給我嗎?

顧兮兮不敢置信地瞪圓了雙眸。

她緊緊地捂住了嘴巴,彷彿只有這樣才能阻擋住即將溢出來的抽泣聲。

豆大的淚珠就這樣滑落,她站在原地只覺得這突如其來的幸福彷彿要將她給擊倒了。

她拚命的揉了幾的眼睛,再三確認自己沒有眼花。

此時此刻,她心裏唯一的念頭就是找到墨錦城,然後緊緊的抱着他,永遠永遠都不要放手。

可是他人又在哪裏呢?

顧兮兮一邊擦拭著感動的淚水,一邊向四周張望,可是依舊沒有看到墨錦城的身影。

就在這個時候,在她頭頂的直升飛機的擴音喇叭里,傳來了沈子豫焦灼無比的聲線:

「小嫂子你倒是快答應啊!你要是再不答應你的親親老公可要在上面弔死啦!」

「什麼?」

顧兮兮一愣,在經過沈子豫的提醒之後,她才抬頭看了過去。

這一看差點沒直接傻眼。

因為墨錦城就這樣被吊在了半空中!

他身上雖然穿着十分得體的西裝,但是腰間卻只是纏了一個簡單的鎖扣。

看那個樣子應該是在等待顧兮兮點頭之後喊下他的名字,再一躍而下。

可是他們就這樣等了半天,卻瞧見顧兮兮只顧著捂著臉感動,壓根就沒有別的舉動了。

顧兮兮看着墨錦城被吊在半空,那張俊臉就跟便秘了似的,憋屈的厲害。

明明眼淚還在眼眶裏面打轉,可她的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她脫下高跟鞋,光着腳,飛快地衝到了船頭,用力的揮手,大聲的回應着:

「墨錦城!墨錦城!」

文學網 「這是誰?」

「周歌,你不認識嗎?他可是一線大明星呢,萬千女人心目中的男神。」蘇小荷之前在法國,對國內的流量明星知道的也不多,不過一回來安千然就總在她耳中念叨,於是就記住了這個周歌。

齊墨川指尖劃過周歌一張張的照片,不過瀏覽的速度很快,頃刻間就看完了,「就這眼光,怪不得被騙了一次。」

「我眼光怎麼了?我怎麼被騙了?」蘇小荷立刻惱了。

齊墨川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

蘇小荷就秒懂了,原來齊墨川以為厲天昊的出生是她被男人騙了的結果。

深呼吸再深呼吸。

她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她能對齊墨川說,那是因為她強上了齊墨晨嗎?

不,她沒膽子告訴齊墨川。

所以,還是轉移話題吧。

「齊墨川,這次謝謝你,你怎麼知道我和昊昊喜歡這裡?」

齊墨川繼續翻看著蘇小荷的手機,「你自己說的。」

「我自己說的?」蘇小荷手指著自己的鼻子,一付不相信的樣子,她好象沒說過吧。

她說過的話,怎麼可能自己都不知道。

「嗯,那天晚上,在君悅。」

蘇小荷心虛的低下了腦袋瓜,怪不得她不記得了,那天晚上她喝多了,說了什麼做了什麼都不知道。

居然還跟齊墨川說起昊昊喜歡滑雪了。

天,她到底都說了什麼。

可,她還真沒膽子問齊墨川。

「爹地,媽咪,我洗好了,媽咪,你去洗吧,我和爹地說說話。」厲天昊洗好了出來了,小身板跳上了床,拉著齊墨川一起倒下,然後開啟了父子兩個的聊聊人生聊聊理想的時間了。

蘇小荷拿著睡衣進了淋浴室。

這裡的別墅雖然看著年代有些久遠了,不過內里的裝潢還不錯,都很新。

應該是翻新過的。

也不知道是齊墨川買的還是租的,不過這些事他從來不用她操心。

她只負責跟上他就好了。

蘇小荷換好了睡衣,就推開了浴室的門。

卧室里的大燈已經滅了,此時厲天昊正枕在齊墨川的臂彎里,聽齊墨川講故事呢。

蘇小荷翻了個白眼,剛想說『厲天昊你最不愛聽的就是《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的故事了』,忽而又收了回來。

孩子聽得認真的小模樣,證明他是真的喜歡聽。

又或者,他喜歡的就是齊墨川給他講故事的這個過程吧。

昊昊很小的時候最喜歡聽這個故事,都是她講給昊昊聽,後來長大了就喜歡聽她講了。

這突然間的換了一個男人來講,那種感覺於孩子來說,應該是不一樣吧。

是有爹地的感覺。

可惜,昊昊不是齊墨川親生的孩子。

她悄悄的走到床前,聽著齊墨川磁性悅耳的男聲,哪怕是她自己都倒背如流講了很多遍的故事,這時候也愛聽齊墨川講這個故事。

他的聲音真好聽。

感覺到她過來了,齊墨川抬眸看了她一眼,「睡覺。」

「等你走了我再睡。」蘇小荷擦了擦頭髮,繼續看他給昊昊講故事。

最近,她就喜歡看父子兩個的互動,好有愛的感覺呢,怎麼都看不夠。

「媽咪,你睡這邊,過來躺下。」厲天昊微微一笑,現在就叫蘇小荷過去躺著了。

蘇小荷瞟了一眼齊墨川,一起睡過好多次了,她也沒必要矯情,躺過去就摟過了兒子,「行了,都睡覺吧,明天還要早起呢,齊墨川,你也去睡吧。」

「不要,我要和爹地媽咪一起睡,媽咪睡這邊,爹地睡這邊,我睡中間。」不想,厲天昊拉住齊墨川的袖子,不撒手了。

「昊昊……」蘇小荷哪裡想到昊昊會有這個主意,居然讓齊墨川與他們母子一起睡,這不可能吧。

以齊墨川的個性,他一定不同意。

所以,還是先勸昊昊收回這個想法好了。

昊昊看她一眼,再看向齊墨川,孩子的小臉上也現出了不自信,「爹地,可以嗎?」說著,就搖起了齊墨川的手臂。

「好。」就在蘇小荷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的時候,沒想到齊墨川居然就答應了下來。

蘇小荷隔著厲天昊看了一眼齊墨川,如果不是他們中間隔了一個厲天昊,她此時一定撲過去狠狠的親他一口。

他對昊昊這般好,這是給足了她的面子。

這樣一想,就覺得自己欠著他的越來越多了。

齊墨川,她愛死他了。

齊墨川躺了下去。

真的就躺在了厲天昊的身邊。

厲天昊就躺在中間,一忽轉頭看蘇小荷,一忽轉頭看齊墨川。

這是他第一次睡在兩個大人的中間,那種新鮮感讓孩子興奮的一時怎麼也睡不著了,就星星眼的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一張小嘴樂得已經合不攏了。

孩子太想有個爹地了。

還好,齊墨川很配合的滿足了孩子的渴望,讓她很感激他。

「媽咪,爹地,一起摟著我睡好不好?」可是小傢伙還不滿足呢,居然又貪心的想要她和齊墨川一起摟著他。

這也太貪心了吧。

「不行,你腦袋那麼小,我和爹地的手臂要是一起放到你頭下,你會不舒服的。」

「媽咪,你摟著我的腰,我枕著爹地的臂彎,就摟一晚上就好,明天我就把你還給爹地了,行不?」厲天昊的小嘴湊近了蘇小荷的耳朵,小聲的說到,如果不是為了這個願望,他才不要做爹地媽咪的電燈泡呢,好羞羞。

可是聲音再小,齊墨川也聽到了。

手肘支著下頜,他沖著蘇小荷點了點頭,剛好背對著他的厲天昊沒發現。

蘇小荷還能說什麼,齊墨川一個不是親生的爹地都同意了,她要是反對,就真的是后媽了。

「好,睡吧。」蘇小荷的手摟過了厲天昊的小腰,心口疼了一疼,孩子一定是幻想這一天幻想很久了,可居然還跟她說只要一天就好,明天就把她還給齊墨川。

看來,孩子飛機上努力的拼圖,為的就是今晚一晚上的福利。

有爹地摟,也有媽咪摟,哪怕是一次,小傢伙就很滿足很高興了。

齊墨川熄了燈,窗外是皚皚的白雪,讓蘇小荷就有一種置身在童話世界里的感覺似的,她的王子忽而伸手過來,摟住的不止是昊昊,還有她……

。 仙魂池仍然雲霧繚繞,一道道光束直衝天空。

面對如此多的光束,大部分人選擇了白色魂光,少部分氣息強大的鬼修才選擇了黃色魂光,但是最中央的紅色魂光幾乎沒有一個人過去。

紅色魂光的壓迫性真的太強了,強的不是一點兩點。

所有人彷彿也形成了一種潛移默化一樣,全部遠遠的避開了紅色魂光,但是只有薛維毅然決然朝著紅色魂光走去。

有人進入紅色魂光這自然吸引了大量人的注意。

「我曹,這兄弟牛逼啊,竟然敢進入紅色魂光?」

「紅色魂光?!這小子不要命了嗎?這上千年都沒有人敢進入紅色魂光,牛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