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捲殘雲,雷霆震怒。”

李逸大喝,龍捲風與萬道天雷齊齊涌向人羣。封魔鍾定時空的時間短暫,很快衆人便恢復了行動能力,可不等他們反應過來,便被無數天雷擊中,被龍捲風捲入其中。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瞬間便損傷了近百人,如此恐怖的殺傷力,讓所有人震驚。

月天心看着天空中漂浮的鎮魔塔和封魔鍾,咬牙道:“想不到你們兩個都是神殿傳人,很好,今天我算是見識了神殿傳人的厲害。不過,今天你們都要死。”

月天心說完,雙手掐印,一頂皇冠在其頭頂若隱若現。

“你們知道皇城爲何叫皇城?那是因爲皇城的建立者是曾經的皇者。”

月天心面露得意,皇冠傳承,只有皇城城主一系才擁有,這是身份的象徵,也是實力的象徵。

皇冠雖然虛幻,但當皇冠穩定之後,一股強大的皇者之氣從月天心的體內散發出來,那一刻,衆人竟有跪拜的衝動。

“李逸,是你逼我的,今天你們全都要死。”


月天心皇冠加身,卻滿臉猙獰,他腳一跺,整個人幾乎是瞬間便出現在李逸的身前。

砰!

一聲悶響,李逸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封魔鐘沒有了李逸的加持,也咻地一下回到了他的體內。 “不好!”

李尚臉色微變,沒想到這虛幻的皇冠竟有如此威力,隔空虛握鎮魔塔,對着月天心當頭砸下。

鎮魔塔金光閃爍,散發着無上威嚴,猶如泰山壓頂,誓要將月天心碾碎。

然,月天心目光淡漠,臉色平靜,擡手一掌便將鎮魔塔拍飛出去。

“神器雖好,你們修爲太低。”

月天心語氣冰冷,面無表情,腳一跺,如利箭般射出,直往李尚而去。

盛世冥寵:嫡妃歸來 砰!”

李逸元神之力探出,一個瞬移直直地撞在月天心身上,強大的力量在瞬間爆發,將其撞飛了出去。

“堂兄,專心煉化王座,此人交給我便是。”

李逸頭也不回地說道,而**着蟠龍刀,急速衝向月天心,兩人大戰一處。

月天心有皇冠加持,李逸有法相金身,封魔鍾,暫時倒也勢均力敵。

不過,封魔鍾畢竟破損,李逸的實力也不足以完全掌控,而且使用封魔鍾,丹元力消耗極快,漸漸地,李逸竟處在了下風。

時間慢慢流逝,一個時辰很短暫,但對於李逸等人來說,卻漫長如一個世紀。小猴子與白金虎抵擋數百丹武者,也有些吃力,防禦圈在逐漸縮減。

蒙面少年靜靜地看着,既沒有去搶奪王座,也沒有出手相助,雙方都不明白其意,不得不小心提防。

“意志圓月。”

月天心一聲大喝,一輪金色圓月憑空凝聚,冰冷刺骨的意志氣息噴涌而出。

“去!”


月天心手一揮,圓月劃破長空而來,高速旋轉產生的氣流割破了虛空,發出死亡顫音。

“殺伐之刃,斬!”

殺戮意志凝聚成殺伐之刃,斬向圓月。

“嗤!”

殺伐之刃與意志圓月撞擊在一起,發出尖銳刺耳的嘯聲,雙方盡皆消散,而後又在兩人的意念下重新凝聚。

見意志圓月奈何不了李逸,月天心雙手結印,頭上皇冠,射出一道金光照向意志圓月,便見那圓月突然暴漲,氣息猛增。

與此同時,他身體一晃,瞬間與意志圓月融合爲一,瞬息而來。

殺伐之刃斬去,卻不能阻止他分毫,被瞬間切斷,化作意志之力融入天地間。

“噗!”

李逸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臉色微微發白,望着急速而來的意志圓月,臉色變得凝重。蒙面少年身體微動,似要出手,卻不知怎地又停了下來。

“狂暴陣!”

封魔鍾迴歸丹田,瞬間啓動狂暴陣,洶涌澎湃的氣勢透體而出,握拳擊出,符文閃爍。

“轟隆!”

意志圓月被擊飛出去,李逸也猛地後退一步,隨即順勢一跺,瞬移而去,一拳轟出。又是一聲巨響,意志圓月被強勢擊散,月天心的身體顯露出來,蒼白的臉色一片驚駭。

“你怎麼會變得這麼強?”

他難以置信,自己都動用了皇冠,竟然仍舊不是李逸的對手。而且對方還沒有動用那讓他忌憚的毒元力,硬碰硬,以絕對的實力打敗了他。

李逸面色冷然,身上散發着狂暴的氣息,一步步向着月天心走去。

月天心掙扎着起身,皇冠若隱若現,隨時都可能會消散。月天心一咬牙,再次結印,穩定皇冠,而後再次化作意志圓月猛衝而出。

這是他最後一次機會,得不到王座,他必死無疑,還不如拼死一搏。

意志圓月疾馳而來,途中卻幾度變化,最後化作一頂皇冠,皇冠散發着皇者之氣,隨着距離的接近,李逸發現自己體內的丹元力似乎有種被壓制的感覺。

“哼,元神出竅。”

李逸冷哼一聲,是時候該結束戰鬥了。頭頂衝出三寸小人,化作一把小巧的殺伐之刃,瞬移而去,穿透了皇冠。

砰!

皇冠重新化作月天心,轟然落地,在其胸口有着一道小巧的傷痕,血流不止。月天心指着李逸,張口欲言,目光卻突然暗淡,手也無力的垂下。


“呼!”

李逸喘了口氣,狂暴陣的時間也到了,一陣虛弱感襲來,雙腿一軟,差點跌倒在地。

“殺了他,他沒有體力了。”

不只是誰眼尖,發現了李逸的狀況,大喊出聲,一羣人便脫離小猴子和白金虎的戰鬥圈,向着李逸殺來。

李逸臉色微變,此時的他痠軟無力,根本就沒有多少戰鬥力,被這麼多人圍攻,遲早死路一條。

轉頭看了看李尚,王座金光閃爍,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完全煉化。

咬咬牙,李逸再次握緊蟠龍刀,準備浴血奮戰。李尚自然也瞧見了李逸的情況,剛要離開王座,去救李逸,卻被李逸厲聲喝止。

“繼續煉化王座,不用管我。”


李尚皺了皺眉,隨即又加快了煉化速度,同時鎮魔塔飛出,懸浮在李逸的頭頂守護。

咻!

這時,一直靜立不動的蒙面少年動了,李逸和李尚都是心裏一緊,不知道這蒙面少年是否也要搶奪王座。

然而,蒙面少年看都沒看王座一眼,直接落在李逸身前,雙手探出,一股龐大的吸力從散發出來。

“啊!我的丹元力。”

衆人驚懼,他們發現自己身體無法動彈,體內的丹元力瘋狂地涌出體外。

李逸和李尚也是一驚,丹元力是丹武者的根本,失去了丹元力,比失去性命還要難受,而蒙面少年卻能隔空吞噬丹武者的丹元力,着實讓人驚駭。

“這吞噬丹元力的能力,倒是跟李雲有些相似,不過威力就比李雲大多了。”

李逸的弟弟李雲,也可以吞噬丹武者的丹元力,只不過李雲必須要接觸到人,才能吞噬,而這蒙面少年卻是隔空便可吞噬,兩者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很快,數十個想要圍攻李逸的丹武者,全都被吞噬了丹元力,無力地躺在地上哀嚎,目光充滿了恐懼和怨恨。

蒙面少年一言不發,一揮手,地面突然升起炙熱的火焰,那些丹武者失去了丹元力,哪還能抵擋,紛紛被燒死。

做完這一切,蒙面少年看也不看李逸,閃身而出,衝入人羣,更加狂暴的吸力傳出,所過之處,無人能躲。

“快跑。”

終於,那些人恐懼了,哪還有心思去管王座,保命要緊,全都一鬨而散。

不過,蒙面少年可不打算放過他們,無聲無息地施展出第二重意志,那是一個高大威武的人影,面容有些模糊,看不甚清。

意志巨人容蒙面少年那樣,雙手伸出,一股比蒙面少年還要強大的吸力傳出,所有逃跑的丹武者,全都被定住了身形,不斷後退。

在這過程中,他們體內的丹元力快速流失,更是難以抵擋。

短短一刻鐘的時間,數百丹武者的丹元力便被蒙面少年全部吞噬,而後放了一把火,將所有人全部燒死。


蒙面少年拍了拍手,收回了意志,轉身看了眼王座上的李尚。

李逸神色一緊,迅速移到李尚身前,小猴子和白金虎也都滿臉戒備地看着蒙面少年,此人實在恐怖。

蒙面少年卻一動不動,沉默不語,只是靜靜地看着李尚。

李尚皺了皺眉,他總覺得此人眼睛很熟悉,由中共似曾相識的感覺。

不知不覺,他將目光轉向了李逸,眼睛一亮,蒙面少年的眼睛與李逸的眼睛簡直如出一轍。

張了張嘴,剛要說話,王座金光一收,萬里高空卻照射下一束金光,將他傳送了出去。

李尚成功煉化王座離開,李逸也鬆了口氣。而蒙面少年也轉頭看向了李逸,眼神有些複雜,良久,開口道:“動手吧。”

“什麼?”李逸沒有明白蒙面少年的話。

“太古遺址中只剩下一人時,最後一把,終極王座纔會出現,殺了我,你就可以得到終極王座。”

蒙面少年的話讓李逸大吃一驚,難怪剛纔那些丹武者失去了丹元力,蒙面少年也不放過他們,原來這終極王座出現是有條件的。

“我現在沒有戰鬥力,你可以輕而易舉地殺了我,得到王座。”

李逸直視蒙面少年,輕聲道,只不過身邊的小猴子和白金虎卻是神情戒備,只要蒙面少年有異動,便立馬展開雷霆攻擊。

蒙面少年語氣依舊平靜,道:“我不是爲王座而來?”

李逸微微詫異,來這裏的人都是爲王座而來,這蒙面少年還真是與衆不同,疑惑道:“那你爲何而來?”

“找人。”

李逸愣了一下,輕聲道:“仇人?”

“不是。”蒙面少年微微搖頭。

既然蒙面少年不願說,李逸也不多問,只是道:“找到了嗎?”

蒙面少年點點頭,意味深長地道:“找到了。”

李逸沒有多想,問道:“既然不是爲王座而來,那你怎麼出去?用傳送符篆?或者傳送陣?”

“傳送陣沒用,傳送符篆倒是有用,不過我沒有。”蒙面少年語氣很平淡,彷彿根本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