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了。”

雙腿,凌羽楓把他嚇得發麻!

凌羽楓顯然沒有開始,他的身體不是那種,讓一個人壓抑到了殺人的眼神,但凌羽楓只是坐在那裏,讓方一凱感到自己的生命,失去了控制。

很長一段時間,方一凱可以站起來,後背已經被汗水弄溼了。

他立即號召人們來,但沒有報仇凌羽楓,而是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暈倒的人,一一帶走了。

不敢發出聲音。

樓上,在凌羽楓的套房裏。

李小妹換了睡衣,跟隨蘇妲己,有些舒適地走到凌羽楓前。

“小妹不敢一個人晚上睡覺,想和我們一起睡覺。”

蘇妲己臉紅了。

顯然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句子,爲什麼聽起來有些奇怪。

“不。”

凌羽楓直接拒絕,沒有絲毫猶豫。

他擡頭看着李小妹。“你幾歲?如果和我們一起睡,我的名譽會怎樣?”

李小妹差點吐出一口舊血,凝視凌羽楓,一動不動。

不敢相信有人皮膚這麼厚。

誰的聲譽?

“妲己,你太寵愛她了,這樣不好。”

凌羽楓的委屈表情,如果方一凱還在這裏,就是要殺了他,也不相信,這是凌羽楓必有的表情。

“這要被人知道。我要成爲人嗎?”

凌羽楓看着蘇妲己,語氣更加委屈。

蘇妲己的臉越來越紅。

是的,到那時確實會受到不良說法。

別人怎麼說凌羽楓?

說他出乎意料的不僅是陪自己睡覺,還陪李小妹…

那不會!

最後一個鎖龍塚

“小妹,似乎不行。”

蘇妲己轉過頭,看着李小妹。

“我說,這不合適。”

李小妹在結束之前就揮了揮手。

“我不怕,姐姐。”

李小妹的臉無奈,反覆地道,“我想,你的楓,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人,與他相比,其他人只是蝦米。”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當她沒有看到凌羽楓強悍的技能時?

當她沒有看到時, 名門盛愛:老公,請入局

居然說他會影響自己的聲譽,她真的不能隨身帶鍋。

如果另一個壞傢伙來了……讓他們寵壞。

那永遠總比靠凌羽楓這個混蛋強,李小妹生氣的肚子疼,明天不能吃好飯了。

蘇妲己看着李小妹,打着哈欠,回到自己的房間,感到有些擔心。

“楓,晚上住這家酒店,安全嗎?”

“安全。”

凌羽楓說道。

現在這將是海天島上最安全的酒店,他知道那裏至少還有十二個人在看着他,而且沒人會再踏入那家酒店。


凌羽楓伸出手,打了個哈欠:“妲己,太晚了,讓我們洗睡吧,度蜜月的第一天,別掃興。”

“……”

蘇妲己沒有說話,臉已經紅到頸根,低着頭,隨後凌羽楓走進了房間。


雷聲仍然很大,閃電閃過天空,夜晚突然變成了白天。

傾盆大雨,滾下,撞到窗戶的屋檐,發出聲音……無法停止聽到它。



整夜都下雨了,方一凱坐在大廳的沙發上。

他的眼睛發紅,充血,微弱的悶悶不樂。

“廣場的那個兄弟,那個人,表現出憐憫,不想要幾個人的生活,很幸運。”

這個男人的聲音充滿恐懼。


一百多人,被凌羽楓人壓倒,沒有抵抗。

шшш¤ Tтka n¤ ℃o

凌羽楓如果真的想殺了他們,那晚,除了方一凱,不會有第二個人,活着離開。

它是可怕的!

方一凱深吸一口氣。

他想了很久,是想着事情通過,是爲了弄清楚,凌羽楓到底想做什麼。

他想要什麼!

想到一個晚上,他感覺到凌羽楓說他想得太多,更不用說說謊了。

“恐怕即使在京城,這樣的主人也將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

“對我來說,他根本不需要花招。這是不必要的。”

“唯一可以解釋的是,他真的不想公開露面,不願露面,所以他想借我的手拿走天地之島。”

他幾次看了天地之島的地圖,並且絕對確定這是一個常見的地點,甚至不是海天島的景點之一。

凌羽楓想在這個地方做什麼?

而且,有一陣子。

方一凱不明白。

他害怕做他不瞭解的事情。

“方兄。”

看到方一凱的悲傷,緊張和沮喪的表情,手下不禁說:“凌先生,我想他把妲己帶了蜜月。”

方一凱轉過頭,眼睛閃耀。

“在天地之島上,有三個路緣石,象徵着善良的愛情,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他纔會……”

“是!”

方一凱拍拍他的大腿。

肯定是!

這樣一位大人物,要帶一個女人到海天島去,真是太麻煩了,說他正在度蜜月,但不想大驚小怪,恐怕她在他的房間裏。

凌羽楓想低調,只是不想失控,與情人靜靜地在一起,在天地之島上奔走?

這就說得通了。

方一凱屏住呼吸,看着他的手,微微地點了點頭:“你是對的,一定是這樣。”

在這種情況下,確實如凌羽楓所說,滿足了需求!

方一凱的眼睛亮了。

海天島!

他將取代千龍天,並接管海天島的地下環。

“命令,今晚…時間到了!”

他擡頭看。 學院騎士團 ,他有一天要安排。

今晚,他將控制海天島地下圈子,並取代千龍天!

“此外,凌羽楓那裏,給我觀察!”

對於凌羽楓來說,他不敢有絲毫粗心。 方一凱知道,凌羽楓不是他可以冒犯的人,但同樣,他必須警惕,凌羽楓突然想殺死自己,他可以及時逃脫…

在海天島的事情上,凌羽楓對干預不感興趣。

李學明那些人,很清楚,如果不讓凌羽楓滿意,把事情做好,那麼凌羽楓就會感興趣。

並且,將有興趣將它們打包在一起。

現在的凌羽楓,只想陪蘇妲己。

天涯旅遊公司的事情,解決了。

公司的交接並沒有太大的麻煩,甚至不需要蘇氏的團隊。

蘇妲己的想法是,所有這些被收購的行業都儘可能地以以前的方式開展業務,但是他們只需要重新導入企業的文化和價值觀即可。

讓所有員工知道他們將逐漸擁有蘇氏品牌。

方仁杰這幾天的表現,蘇妲己很滿意。


“這樣保持下去。有一天,我看到天涯旅行社,在相關推薦名單中排名第一,得到了回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