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想著,肚子不由咕嘟咕嘟叫喚了起來。

要知道,在下界的話,實力達到了這個境界,已經不知道飢餓了,但在仙武大陸卻是不行。

只有達到了仙武境,才可以辟穀。

「黃金劍氣,給我殺。」黃宇祭出了zi的黃金劍氣,這劍氣威力無比,在仙武大陸,比起在下界,威力居然強盛了幾分。

黃宇心中驚異,難道zi施展其他的武技,實力也會有加成么?

如此,黃宇又換了一種功法,雷光刀法。

雷光刀握在手中。

道道雷光,閃現出來。

但威力卻是沒有zi所想的那麼強大。

收起了雷光刀之後,黃宇暗付,看來雷光刀法,和黃金劍氣一樣,有加成的功效,並不是zi所想的那樣,所有的技能都威力增加了。

又試了試其他的武技。

萬劍歸宗。

劍氣縱橫,但結果也是一樣。

不過,當黃宇將黃金劍氣融入萬劍歸宗的時候,卻又有加成了。

如此一來,黃宇便清楚,這威力增加的,估計是因為黃金劍氣的緣故,也只有黃金劍氣,才能夠在這裡變得更加厲害。

做完了這些之後,黃宇將打到的一頭野牛,拖到了一處空地,處理一番之後,將其丟人了空間戒指之中,離開這裡。

黃宇可不會傻到在這河岸邊上紮營休息。

河岸邊上,可是一些野獸,玄獸,等等最好捕食的地方,這裡玄獸野獸,靈獸都有。

是最佳的食物獲取地。

只要是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

一些野獸,玄獸,黃宇不擔心,但靈獸的話,zi就不一定可以抗衡了,甚至還有可能chuxian比靈獸更高級的仙獸。

之前,黃宇對仙武大陸的事情也有所了解。


玄獸之上是靈獸。

如今zi的實力是靈境一層,原以為,zi足以對付靈境巔峰,在面對仙武境的時候,再不濟,也可以逃跑。

不過,來到這裡仙武大陸之後,才發現,zi有些想當然了,細細分析了一番才發現,仙武大陸,和真武大陸差距shizai是太大了。

zi在下界或許可以對付靈境巔峰,但在這裡,還不行,至少,在zi沒有徹底shiying之前,還是不行的。

對付靈境後期還可以,如果是靈境巔峰,zi還是需要跑路。

而靈獸,實際上,就相當於靈境強者。

zi能夠對付低級和中級靈獸,但如果遇到高級靈獸的話,還是力有不逮的。 吃飽喝足之後,黃宇準備四周尋找一番。

沒有露露的指引,就只能夠依靠自己摸索了。

天罰之眼查看,四周是一片空曠,萬里之內,完全沒有人煙。

黃宇不由感嘆,這仙武大陸,太寬闊了,萬里之遙居然沒有任何人煙。

如此,倒也麻煩了。

自己現在不像是在下界那般,可以飛行,速度驚人,日行千里完全不是個事情,甚至萬里之遙也不需要太長時間。

如今走出這萬里森林,自己估計需要耗費半個月的時間。

黃宇將雙翼飛龍放了出來。

雙翼飛龍出來之後,便提升了。

一道道天雷降下。

「轟隆,轟隆。」黃宇知道,這是雙翼飛龍的關鍵時刻,渡過天劫,這傢伙就可以進階成為靈獸了。

一階靈獸,相當於靈境一層。

而且它本身的飛行能力還在,倒是可以讓自己速度快許多。

一個時辰之後。

雷劫終於過去。

雙翼飛龍也成功的提升,變成了靈獸。

黃宇跳上了雙翼飛龍的後背。

「走,小翼。」

黃宇隨便選擇了一個方向,東方。

三日後,黃宇讓雙翼飛龍落了下來。

三日持續趕路,黃宇雖然沒有什麼,但雙翼飛龍卻是累得半死,如果繼續的話,這傢伙,可能會被活活累死也說不定。

黃宇將雙翼飛龍收了回去,讓其修養。

沒有雙翼飛龍,自己只好走路了。

億萬盛寵:爹地,媽咪有喜! ,黃宇突然停了下來。

暗道不好,遇到麻煩了。

前面居然是一條地龍。

這地龍是一種極其厲害的靈獸,這傢伙是靈獸七階。

麻煩了,這下子估計又要耽誤不少時間。

黃宇本想避開的,不過,這畜生,卻是盯上了自己。

無奈,實在是太無奈了。

「該死的畜生。」黃宇怒極,雖然自己可以擊殺這畜生,不過,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夠做到的。

怒,黃宇實在是憤怒。

我錯過的不是青春而是你 吼……」

此時那地龍,朝著黃宇沖了過來,速度雖然看似緩慢,但一步步,都是地動山搖。

高達五米的地龍,龐大的爪子鋒利無比,那恐怖的牙齒,還沾染著血跡。

森森恐怖。

不過,黃宇也納悶,自己隔了那麼遠,也沒有招惹這畜生,怎麼這傢伙就盯上了自己了?

「靈魂纏繞。」

黃宇輕喝一聲,精神力爆發直接朝著那高大的地龍籠罩了過去。

那地龍頓住了一下,但很快便掙脫開來。

黃宇被震退了一步。

厲害,實在是厲害,不愧是七階靈獸。

「黃金劍氣,給我殺。」黃宇沒有猶豫,黃金劍氣施展開來,如今黃宇攻擊最厲害的便是鴻蒙之刺,其次便是黃金劍氣了,這黃金劍氣,品級未知,可以肯定,比起鴻蒙之刺還要厲害,雖然攻擊沒有鴻蒙之刺強悍,但比起鴻蒙之刺卻要好得多,畢竟黃金劍氣沒有鴻蒙之刺那麼讓人鬱悶的後遺症。

黃金劍氣施展開來,化作了一柄柄黃金巨劍朝著那地龍獸殺了過去。

「叮叮叮。」

那地龍獸皮膚極其堅韌,一層層鱗片根本無法刺入其中。

連防禦都無法攻破。

黃宇震驚了。

太強悍了,竟然達到了這樣的地步。

難道,自己真要施展出鴻蒙之刺才行?

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黃宇是絕對不願意施展鴻蒙之刺的,因為施展了鴻蒙之刺自己就會陷入一段時間的虛弱期,在這段時間之內,自己可是沒有自保之力的,雙翼飛龍和黑水玄蛟雖然厲害,但如果遇到三階以上的靈獸,根本就對付不了。

而在這片森林之中,強大的玄獸,可不少。

一路上,黃宇就遇到了不少,不過黃宇施展天罰之眼,小心避開了。

但這情況,等自己施展了鴻蒙之刺后,就無法做到了,天罰之眼需要消耗不少的精神力,自己如果陷入了虛弱狀態,哪裡有能力支撐天罰之眼。

黃金劍氣不行,那麼施展一下虛無之火試試。

「虛無之火,給我去。」黃宇彈出了一道虛無之火,朝著那地龍獸攻擊過去,虛無之火,很快就在地龍獸身上燃燒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黃宇嘴角露出了笑容,這畜生,真是找死,終於還是要死了吧。

不過,很快黃宇就笑不出來了。


火焰消失之後,那地龍獸,身上的鱗片,僅僅只是紅了一點而已,並沒有什麼大礙,相反,那地龍獸,卻是被激怒了。

宛若一頭憤怒的公牛一般,踏了踏蹄子,朝著黃宇瘋狂的沖了過來,速度比起之前要快了將近一倍不止。


巨大的眼睛,赤紅赤紅的。

喘著粗氣。

一路沖了上來,掀起了一陣陣的灰塵。

這畜生。

黃宇氣得不輕,這畜生居然怒了。

還蹬鼻子上眼了。

老子就不相信,還對付不了你一個畜生,黃宇憤怒到了極致。

還敢欺負自己。

盛寵無雙,傲嬌王爺無良妃 ,都是順風順水,雖然有危機,但都是可以化險為夷,即便是有性命危機,九死一生,都度過來了。

卻也沒有被一頭畜生,如此欺負過。

在這裡,在這仙武大陸,自己就那麼不堪么?

黃宇心中憋著一股氣。

看著那地龍獸衝過來,也爆喝一聲:「神龍撕天手。」

雙手化作了龍爪,猛地朝前面一撕。

那地龍獸被抓住,猛地一甩,滾落了數十米。

太強悍了。

不過,雖然沒有能夠將地龍獸撕成兩半,也將其扔了出去。

如此反覆三四次。

黃宇也累得不輕。

但那地龍獸依舊是生龍活虎。

黃宇暗付,如果這樣繼續下去的話,自己恐怕都被累死了。

這畜生,應該有弱點。

不過,這地龍獸的弱點在哪裡呢?

黃宇想了想,天眼之術開啟。

掃視地龍獸的全身。

忽然,黃宇看到了地龍獸頜下的一個白點。

這白點不是很大,相對於地龍獸全身來說,這個白點,還不如它一顆牙齒來得大。

但看到這個點,黃宇卻是大喜過望,入股猜得沒錯的話,這個白點,便是這地龍獸的弱點了。

看著再次氣勢洶洶衝上來的地龍獸,黃宇冷笑一聲:「畜生,你的死期到了。」

黃宇手一握,出現了一根鋼針。


這是精神力包裹了虛無之火的鋼針。

施展起來威力無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