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蘿臉色鐵青,一時卻是並沒有反駁,走到秦揚的跟前有些猶豫不決,兩隻手也是很不自然的不斷搓動著手指。

秦揚雖然嘴上不饒人,好象是情場老手一般,但其實他知道即便是兩世為人,他在對於女人頭上依舊是一個雛兒。

兩然緩緩靠近到了石階邊緣,秦揚直接是將胳膊一攬,便是將黑蘿熊抱在了懷中,只感覺入手一陣柔軟,一股淡淡的清香傳了出來。

而黑蘿更是渾身一顫,整個耳朵都是變得通紅,直接是將腦袋別了過去,羞澀的催促道:「還不快走!」、

秦揚這才是反應過來,直接是側身一步踏出,兩人的身影便是走了出去。

頓時四面八方的空間都是開始扭曲,一股股無形的重力碾壓和精神壓制朝著他們擠壓而來。

秦揚想都不想,直接是將黑蘿的身體緊緊的埋在了懷裡,周身之上一股炙熱的氣息瀰漫而出,面對著那無盡的重力碾壓,直接是毫不畏懼的向前踏去。

鐺鐺!

洶湧的重力碾壓直接是拍打在了秦揚的身上,傳出兩道悶沉的聲音,一股炙熱的氣息從他體內滲透而出。

金鐘罩!

也就是俗稱的童子功,乃是華夏一種絕頂的煉體武學,修鍊至大成,便是能夠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然而想要將金鐘罩修鍊之大成,除了要保證童子之身,對於修鍊的條件也是極為苛刻,越是惡劣的環境,對於修鍊金鐘罩的人好處也是越大。

若是通過對肉身不斷的淬鍊,將身體修鍊成傳說中的不滅金身,恐怕即便是面對當時華夏的現代化武器也是能夠抵抗。

而這最後的十道台階中蘊含著精神壓制和重力碾壓雙重製約,對於磨練金身有著不小的好處。

若是能夠藉助壓制力量將自己的金鐘罩提升至小成,那時恐怕即便是再次面對韓奎,也不至於那樣無力抵抗。

可若是想要斬殺韓奎顯然並不可能,他現在已經明白雖然他現在的實力並不遜色於普通的三品罡師,即便是面對五品以下的罡師即便是不敵也可以全身而退。

但當面對像韓奎那般的罡師巔峰,卻是根本不夠看,至少在沒有晉陞罡師之前,他絕對不會去找對方的麻煩。

咔嚓!

一道道恐怖的重力碾壓落在了秦揚身上,秦揚的上衣直接被恐怖的勁氣撕裂,露出了結實的肌肉,而在他的肩頭和手臂上一道道血痕緩緩浮現。

黑蘿只感覺到從秦揚身體中傳出的一股股熱流,卻是發現秦揚的上衣居然已經是撕裂了。

頓時臉色通紅,但她確是並不敢動彈,因為他明白外面的空間碾壓有多厲害,如果不是秦揚用身體擋住了絕大部分的威壓,他甚至都根本無法動彈。

而此時的秦揚似乎根本就不急著從這空間擠壓中出去,反而是哪裡的重力碾壓強它就往哪個方向去。

經過了約么半個時辰時間,秦揚也只是走出了三階而已,但此時他的身體上已經是大汗淋漓,整個身上的皮膚都是一片通紅。

黑蘿整個人都是埋在秦揚的懷中,秦揚的汗水不斷的滴在他的臉頰和衣襟上,一股股濃重的「男人味」令他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心中卻是不由得暗罵這個小色胚無恥之極。

又是經過了一整天的煉體,秦揚隱隱覺得他的金鐘罩隱隱已經小成,他感覺五品罡師之下因該沒有人可以破開他的防禦了。

再繼續在這片擠壓空間中停留,已經是沒有了絲毫的意義,連忙是腳下一振飛掠,便是終於從那萬道石階的空間中飛身而出。

而就在秦揚離開的瞬間,他身後的數萬道石階卻是忽然間盡數消失不見了,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而更令他哭笑不得是黑蘿竟然是在他的懷裡好似睡著了一般,這是因該說她藝高人膽大呢?還是沒心沒肺呢?

不過秦揚很快便是發現了不太對境的地方,黑蘿似乎並不像是睡著了,雖然他的呼吸眼睛閉著,可是呼吸卻是有些素亂急促,好象是呼吸不過來了一般。

秦揚一拍腦門,頓時明白過來,他在那擠壓空間中待了將近一天,他有金鐘罩護體,可以無視空間壓迫,但是黑蘿卻是不行。

雖然大部分的空間壓迫被他所吸收,但是黑蘿卻是一直在他的懷裡,自己修鍊的是金鐘罩,童子功,大量的純陽之氣會從身體中、散發而出。

黑蘿在那空間中身體會受到極大的限制,根本無法抵禦這麼多的純陽之氣滲透到她的身體之中。

現在這模樣,恐怕是受到純陽之氣的影響體內罡氣素亂造成的氣息不順。

如果不能幫他把過剩的純陽之氣逼出體外的話,輕則修為盡散,陰陽失調,從此不男不女,重則會有可能氣急攻心,血管爆裂而亡。

「這怎麼辦?」秦揚微微皺了皺眉頭,心中不由得焦慮不已,如果是男人倒還好,說只要進行人工呼吸,將氣血理順就好。

可是黑蘿卻是個女人,而且還是個早就將他看作色︶狼的女人,這要是趁她昏迷的的時候對他做過什麼。

等著女人醒來說不定會直接追殺他到天涯海角,可是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就這樣活活被憋死吧!

秦揚搖了搖頭,一臉的正義凜然,嘆息道:「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便宜你了,小爺我可還是個雛啊?」

說著秦揚直接是將黑蘿放在了地上,黑蘿的臉頰和頭髮都是濕漉漉的,薄薄的蘿紗緊緊的貼在了他的臉頰之上。

秦揚望著表情痛苦,臉色蒼白的黑蘿緩緩彎下了腰,自言自語道:「那,我現在是要救你才對你才人工呼吸的,你同不同意?」

「好,不說話就代表你同意了,待會兒醒來你可不要找我的麻煩啊!」

說著秦揚一隻手托起了黑蘿的下巴,另一隻手卻是解開了黑蘿的蘿紗,秦揚不自覺的吸了一口氣。

之前他就在想,若是黑蘿不巧是個什麼刀疤臉醜八怪之類的,他可就虧大了,可是現在看來顯然是多慮了。

黑蘿有著一雙明澈的雙眸,薄薄的嘴唇,絕美的容顏就好比墜入凡塵的仙子,一股淡淡的體香緩緩傳出,令得秦揚都是為之一振。

「我可不是有意冒犯的啊,實在是情非得已。」說著秦揚也是有些生澀的將頭俯了下來,四片唇瓣緩緩的貼合在了一起。


過了好一會兒,秦揚看到黑蘿的手指忽然間動了一下,身體的氣息也是逐漸平穩了下來,這才是敢忙將他的蘿紗重新系好。

然後秦揚直接是倒在了地上,閉上了雙眼,如何解釋一些跟無法解釋的問題呢?最好的方法顯然便是裝暈了。

我他么太機智了!

不得不說,這陳凌峰的修為的確要是比起蕭寒和賀剛強上不少,這硬生生的強拼了一掌。

饒是秦揚如今的實力已經大幅度提升,依舊是一連向後退了數步,悶哼了一聲,身體之內一陣氣血翻騰。

不過反觀陳凌峰則是更加凄慘,兩隻手臂都是被天山六陽掌的純陽之力燒的一片焦黑,直接是被衝撞的一口鮮血噴出,向後翻滾而去,顯然是傷的不輕。

而這一切只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甚至連一旁的金妙兒都是沒有反應過來究竟怎麼回事。

秦揚自然是不會傻到還給陳凌峰留下喘息的機會,直接是一個箭步上前,一隻手便是捏在了陳凌峰的喉嚨之上。

「且慢!我雙心谷認輸,還望閣下手下留情,留下小徒一條性命這是五百萬上品地元石外加一截歲寒松枝!」只見三道身影瞬間便是落到了擂台之下,沖著秦揚喊道。

說著直接是將一個如意囊丟上了擂台,好像生怕晚了一步,秦揚便是會對陳凌峰下殺手。

秦揚身子微微一側,望了望台下的三人,其中兩人他都是認識,正是當初在冰霧林見過的兩名雙心谷老嫗,只不過當時兩人還停留在罡師巔峰,而幾月不見,現在已然是雙雙突破到了大罡師初期的地步。

在兩人身前卻是站著一名看起來年過古稀,鶴髮童顏的老者,剛才喊話的也是此人,而令秦揚吃驚的是此人的修為赫然是已經達到了九品大罡師的地步。

看來他以前還是小看了這雙心谷的實力啊,竟然是有著九品大罡師坐鎮,難怪能夠成為僅次于飛雲城的第二勢力。

「咦!那不是上一任的雙心穀穀主丁星華老前輩么?想不到他竟然還活著,據說丁老前輩三十多年前便已經是五品大罡師強者了,現在恐怕即便是距離突破罡將也只有一步之遙了吧!」

「少見多怪,丁老前輩當年只不過是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才是閉關不出多年,以至於冰原上的人都是快要將他老人家忘記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議論紛紛,看得出來,這丁星華當年應該也是一位名動冰原的人物。

秦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按照他的性格,是絕對不會留著敵人的性命,來威脅自己的,可是這陳凌峰乃是雙心谷的第一天才弟子,估計有可能還是丁星華這老怪物的親傳弟子,倘若就這樣殺了,恐怕他和雙心谷的梁子將會徹底結下。

他之所以到戰殿來,只為求財,並不想結下過多的仇怨,要是一不小心成為了冰原公敵,那可就不太好了。

如此想著秦揚連忙是放開了陳凌峰的喉嚨,用掌風輕輕地一送,便是將其打落下了擂台。

丁星華連忙是一把將陳凌峰接在了下來,陳凌峰剛想開口說話,卻是見直接被丁星華阻止了。

丁星華深邃的眼眸中不斷地閃爍著,緩緩朝著秦揚抱了抱拳:「多謝閣下手下留情,我丁某人這廂謝過了,如果小兄弟有空,待到閑時希望可以到劍台客棧一趟,丁某有些事情想要和小兄弟商量一番。」

秦揚不由的皺了皺眉,若不是因為這裡是劍台城,秦揚一定會是認為這老傢伙不懷好意,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並非如此。


「如此,小子如果有空,一定會去叨擾一番的。」秦揚連忙是對著丁星華抱了抱拳道。

「好,那老頭子便是恭候小兄弟大駕光臨了!」說罷,丁星華直接是擺了擺手,便是帶著那兩個老嫗和陳凌峰離開了戰殿。

「小子,你這擂台還要不要打,莫不是你在消遣本殿主么?」忽然一身有些不悅的聲音從秦揚的身後緩緩傳出,秦揚這才是發現原來擂台上還有一個人。

他早就已經是把金妙兒忘記的乾乾淨淨,三人說是聯手挑戰秦揚,可現在蕭寒和陳凌峰先後折在了秦揚的手中。

金妙兒一時間臉色也是極為難看起來,心中無比後悔,幹嘛要來趟這趟渾水,要知道他的修為說起來乃是三人之中最弱的一個。

對於這個金妙兒,秦揚並沒有絲毫的好感,搔首弄姿,陰險狡詐,這種女人在他的眼中甚至不如一些風塵女子有節操。

「我不想打女人,你是自己跳下去呢?還是要我送你一程?」秦揚冷冷的望著金妙兒淡淡的道。

金妙兒不由得渾身都是一怔,整張臉的都是一片通紅,跳下去便是五百萬上品地元石和一顆三級靈果,不跳又打不過。

「公子,先前多有得罪,妙兒這廂給您賠禮了!」半晌,金妙兒的臉色才是逐漸恢復了正常,一臉嬌媚的笑容,纖腰輕搖,玉臂微微下壓,對著秦揚微微行禮。

只不過不知是她有意還是無意,再彎腰的時候,卻是不自覺得將身子向前微傾,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輪廓,隱隱有著一股淡淡的清香緩緩擴散而出。

秦揚不由得有些尷尬,剛準備將目光移向別處,卻是見金妙兒卻是已經緩緩地抬起了頭來。

一雙鳳眸中忽然是散發出一股股柔和的光芒,似乎是有著一種莫名的吸引力。

頓時秦陽彷彿看到了眼前一道青色長裙的身影,在雪中翩翩起舞,那絕美的容顏歷歷在目,青萱!

秦揚的目光緩緩開始柔和起來,竟然是忽然有那麼一瞬間得獃滯,好在此時一股純陽之力從身體中緩緩傳出,他才是清醒過來。

「好險!竟然是媚術!」秦揚這才是反應過來,剛才一不小心險些是著了這個賤女人的道。

但是秦揚卻並沒有立刻表現出來,反而是繼續裝出了一副如痴如醉的表情。

金妙兒眼見秦揚已經是陷入了夢幻之中,不由得嘴角微微翹起:「臭男人,實力再高又怎麼樣,在我的媚術之下,你一樣會輸的很慘。」

說著金妙兒已經是緩緩走到了秦揚的跟前,纖纖玉手緩緩地滑落到秦揚的臉頰之上,嗔笑道:「長得倒是不錯嘛,殺了怪可惜的。」


「多謝誇獎!」秦揚直接是嘴角一咧,便是朝著金妙兒冷冷的笑道。

金妙兒不由得一驚,連忙後退幾步,不敢相信的道:「你竟然沒有事?怎麼可能,你剛剛分明已經中了我的媚術。」

秦揚不由得嘴角一咧,頗為不屑的道:「哼!你的這身皮囊,在我看來甚至不如那些春樓的姐妹兒來的純潔,身上那一股股狐騷更是令我感到噁心,就憑你也想迷惑我。」

「你!」一時間金妙兒不由得氣的渾身發抖,他堂堂雪寨的天之驕女,竟然拿她和春樓的那些風塵女子相比,一時間只覺得羞怒無比!

「你什麼?身為一名女子,整天搔首弄姿,袒胸露肉的,你還有沒有一點羞恥之心,怎麼你還不服氣是么,就你這樣的穿著衣服和沒穿衣服有什麼區別,有傷風化,還好意思叫什麼仙子,你的臉皮怎麼就這麼厚呢?」秦揚根本就不給金妙兒說話的機會,一口氣猶如暴雨梨花般的掃射著。

「混賬,我要殺了你!」金妙兒此時已經是徹底被秦揚激怒了,想她何時受過這等羞辱。

說著金妙兒直接是猶如瘋婆子一般朝著沖了過來,秦揚不由得緩緩搖了搖頭,那喃喃自語道:「是你逼我的,我說過我不打女人,那是因為我打起女人來不是人。」

說著秦揚直接是身形一閃,便是消失在了原地,金妙兒只覺得身前一道身影閃爍,緊接著她的臉頰上便是感覺到一陣生疼。

秦揚直接是在她的臉頰上狠狠的抽了十多巴掌,頓時金妙兒的整個臉頰都是腫了起來,看你還怎麼去賣弄風︶騷。

盤龍一式!

金妙兒此時已經是徹底的被打懵了,完全是獃滯在了擂台上,秦揚直接是一個掃腿,便是踹在了她的臀部之上。

… 秦揚緩緩從腰間將如意囊解了下來,將裡面的東西一股腦的倒了出來,這時秦揚才是發現除了赤羽之外,竟然是連一件拿的出手的寶物也沒有。

只有一些零散的靈草和材料,向青絲羽,六色海棠之類的,但是等級基本都是在三級以下的樣子,即便是全部換做地元石估計著也就約么值個兩百萬。

兩百萬上品地元石如果是在來到劍台城之前,秦揚還會覺得是一大筆資源,但是現在他卻明白,這兩百萬地元石根本就是飲鴆止渴,啥也幹不了。

咦!這是什麼?忽然秦揚發現在一堆靈草之間,有著一顆紫色的珠子,約么拳頭大小,只不過表面之上有著一條條細密的血紋。

這東西什麼時候進來的?秦揚不由得撓了撓腦袋對於這顆紫色珠子有些茫然。

忽然秦揚只覺得渾身一怔,連忙是將那顆紫色珠子握在了手中,不斷的打量著,難道這是當初從三元幫幫主喬雲飛手中搶來的那顆黑色珠子。

咦!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珠子居然還會變換顏色?

砰砰!

而就在此時,只見那紫色珠子的表面居然彭彭的動了幾下,秦揚不由得一陣驚駭,險些將它丟了出去。

這裡面竟然還有這東西?

秦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這珠子按理說在喬雲飛手中不知道呆了多少年,都是沒有出現絲毫變化,可是為何到了自己手中,會發生這種種的變化。

難道是自己身上有著什麼東西?令得這顆珠子起到了什麼變化。

想到這裡,秦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小心翼翼的將手放到了那紫色珠子的表面,只感覺從珠子中傳來。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即將破殼而出的雞蛋一般,秦揚甚至已經可以看到那紫色珠子中有著一道淡淡的影子在晃動。

難道說我身上有著什麼東西是這個小傢伙所喜歡的?秦揚微微皺眉緩緩將一股罡氣輸入到了那紫色珠子之上。

只見那紫色珠子直接是劇烈的搖擺起來,似乎並不喜歡這種氣息,直接是從秦揚的手底下滾到了一邊去。

不是罡氣難道是真元?秦揚雙眼中不由的露出一道精光,一道淡淡的真元直接順著手掌傳送而出,落到了那紫色珠子之上。

果然不出意料,那紫色的珠子不再繼續反抗,反而是一左一右的抖動起來,彷彿是有人在給他抓癢一般,顯得十分愜意。


見到這紫色珠子似乎有所反應,秦揚連忙是將體內的真元源源不斷的輸送到了這紫色珠子當中。

果然那紫色珠子在一陣細微的顫抖之後逐漸開始平靜下來,但是珠子表面的顏色卻是越來越深。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秦揚逐漸是有些體力不支了,而反觀那顆紫色珠子此時已經是開始逐漸轉化為一種淡淡的紫紅之色。

秦揚緩緩地收回了真元,他現在已經可以基本確定在這個紫紅色的珠子中一定有著東西,但是找現在的進度,短時間內卻是沒有辦法將它孵化出來。

秦揚不由得搖了搖頭將那已經是可以自己滾動的紫紅珠子收進了如意囊中。

而他本身也是因為真元消耗過度而氣息萎靡,不過秦揚修鍊的乃是乾坤九轉訣,恢復速度極快,到也不用太過擔心,渾身上下更是大汗淋漓,直接是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