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家長老聽完后沉默下來,不在勸說了。龍騎是龍家的驕傲,龍傲最喜歡的後代,如果因為這次影響他的修鍊,怕是龍傲會勃然大怒撕了他們。紫聖石龍家不缺,既然龍騎要玩,那隻能任他玩了。

龍騎的話只是三天就傳遍了所有神域武者的耳中,在詭邪域面的武者並沒有猶豫太久,大部分都加入了神域聯盟。龍騎已經召集了那麼多人,其餘人怎麼爭?還不如過來直接領取紫聖石的好,反正抓不到靈萌鳥也有紫聖石,何樂而不為?

神域結成聯盟了,妖域和魔域那邊自然也開始聯盟了,否則會被神域武者逐一擊殺的。因為小白的橫空出世,詭異域面內的局勢開始變得很有意思了。

三大聯盟形成,有首領約束,三族反而很少發生戰亂了,全部開始地毯式的搜尋起來,就算把詭邪域面內翻個底朝天,也要找到蕭浪等人。

三族強者原本分別有十多萬的,進來幾番混戰死了近一半人,不過倒是也有不少人不斷從外面進來,加入了三族聯盟。

幾十萬人各自分組,在詭邪域面內搜查,但把這域面內搜查了三遍卻一無所獲。整整一個半月,毛都沒有找到一根。

出口早早的被龍騎**了,龍騎派人出去也沒有探查到蕭浪等人逃走的信息。所以蕭浪等人絕對還在域面內,最終龍騎把目光定格在域面內的一個無底深淵內。

詭邪域面中央有一個無底深淵,無人敢靠近。


因為這域面內如此強大的重力,誰也不知道要是掉進了深淵內這輩子還能出來不?很多人還猜測這無底深淵內有重寶,或許這詭邪域面如此的詭異,就是和這深淵有關係,只是誰也不敢進去探查。

龍騎在沉思了三天之後,做下了一個驚人的決定,下無底深淵底部,蕭浪不可能憑空蒸發,唯一的可能就是潛伏在無底深淵。 寒柳其實猜到了一些,蕭浪應該離開森林並不遠,但開始的時候他沒敢暴露蕭浪給了很多黑血石。他們只有六人,一旦被人惦記了怎麼被黑了的都不知道。到了後面他更加不敢說了,龍騎正在氣頭上,怕是要被他活活給撕了。

他還交代起寒家的幾人,千萬不得泄露。此刻他望著前方黑黝黝的無底深淵,身子悄然的朝後面縮去,蕭浪可不在裡面,龍騎公子要發瘋下去找蕭浪,他可不想跟著送死。

越是想什麼越是來什麼,他不動還好,這一動反而引起了龍騎的注意。龍騎冷眼一掃指著他說道:「你,過來!帶你們家族子弟下去探查,如果發現蕭浪在下面,我多加一億紫聖石給你們。」

寒柳的臉色頓時如死了親爹般,他哭喪著臉走了出來,說道:「龍騎公子,蕭浪不可能在下面的,我這麼下去絕對是死路一條啊。不說什麼…我下去了怎麼上來啊?」

「你怎麼保證蕭浪不在下面?」

龍騎眸子一冷,見寒柳目光閃爍內心更加厭惡了,擺手說道:「你放心吧,我們這有龍筋藤,我會讓人綁住你們的,我們如此多人,你還怕拉不上你們六個?少啰嗦,不下去後果你自己去想。」

修劍似乎對於寒柳也不感冒,不耐煩的說道:「下去探路,有情況立即傳訊上來,立功了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望著這殺氣騰騰的諸位大佬,寒柳想死的心的都有了,但他一句話不敢多說,因為龍騎眼中殺意非常明顯,他敢不答應結局就是死!

龍家的人從空間戒內取出了龍筋藤,這些東西自然早就有準備。寒家六人分別纏住一根龍筋藤身體內能量環繞,神兵在手,咬著牙朝下方緩緩滑去。

「公子!」

沒過太久拉著龍筋藤的龍家強者全部臉色一變,一名長老沉喝起來:「公子深淵內的引力,比外面還要大上百倍。」

「嗯?」

龍騎和修劍付家公子等一群至高神的後代對視一眼,眼中精芒暴漲,難道這詭邪域面如此大的重力,真的是這無底深淵影響的?下方真的有重寶?

「嗡!」

突兀的——

六根龍筋藤不斷的顫動起來,這是和寒柳約好的要朝上拉的信號。龍騎沉吟一陣立即爆喝起來:「全力把人先拉上來。」

「唔…」

三個拉住繩子的長老繩子一個踉蹌,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了,無數人臉色一變,紛紛能量環繞,如臨大敵。

繩子上的重力消失了,結局只有一個——繩子綁住的人死了!被擊殺掉落下去了,或者繩子中間斷了。

「咻!」

緊接其後,又有兩個長老的繩子一松,又死了兩人,龍騎公子手中的傳訊令牌也突兀亮了起來,他一掃之後頓時狂喜大喝起來:「哈哈哈!果然和老祖宗猜的不錯,這裡的重力並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因為這裡面有一隻強大的荒獸,狴犴獸!」

「狴犴獸?」

修劍和付家公子對視了一眼,兩人都迷糊起來,然後兩人的眼睛同時一縮,修劍驚呼起來:「這傳說中的荒獸竟然真的存在?」

「龍騎,你確定是狴犴獸,你派下去的武者怎麼會知道?這東西一般人都不知道吧?」戀家公子戀冬有些懷疑的說道。全場的武者,除了至高神後代外,全部都一臉的茫然,顯然從沒有聽說過這荒獸。

龍騎沒有說話,只是沉吟起來,眸子閃爍不停,好半天才傳音給幾位公子起來:「不管是不是狴犴獸?這荒獸我要了,你們幫我坐鎮如何?我得到這荒獸,再給你們每家多加兩億紫聖石。」

龍騎如此說話,眾人肯定不幹了,這要是傳說中的狴犴獸他們可是虧大了。

事實上,所有人並不知道這狴犴獸有什麼用,但他們都聽過一個傳言!當年龍傲就是因為煉化了狴犴獸從天尊前期直接突破到天尊巔峰,最後問鼎至高神!

各大至高神家族能派出來的人,都不是蠢貨,否則出來就是丟家族的臉。所以眾人都沒有接話,反而暗暗開始傳訊給外面的家族天尊武者詢問起來。

能讓天尊前期突破天尊巔峰的荒獸,價值可比靈萌鳥貴重百倍。如果這狴犴獸果真和傳說中一樣,那價值就無法估量了。

龍騎有些急了,只有他最是知道這狴犴獸的價值,只是這鬼域面內有天然禁制,要是天尊或者至高神強行進來,這域面立即會塌陷,全部人和那狴犴獸也會被空間扭曲絞得粉碎。

龍騎眸子閃爍,很快咬牙說道:「大家別想太多了,這荒獸能不能擊殺,我沒有半點把握!再說了這事鬧大了,給妖域魔域那邊知道了,大家一根毛都得不到。每人給你們加二十億紫聖石,再加上我龍騎欠你們一個人情,如何?」

眾人還是沒有說話,不過很快傳訊令牌都亮了,眾人沒有理會龍騎繼續傳訊。

很快下方唯一活著的寒柳被拉上來了,寒柳眼睛都爆了起來,無比驚恐的大叫起來:「鬼面荒獸,下面有一隻鬼面龍身的荒獸,太恐怖了!它眼睛光芒一閃我們就死了五人,太恐怖了…」


「咻!」

寒柳還想說些什麼,龍騎長刀一閃,他的身子已經爆裂而開了。本來寒柳實力也是神祖巔峰,不過剛才顯然被嚇到了又被龍騎偷襲,結果一下就被斬殺了。

「鬼面龍身,果然是傳說中的狴犴獸!」

修劍等人眼睛內光芒萬丈,龍騎一臉的陰沉,這事顯然壓不下了,他只能第一時間傳訊給龍傲。如此大事只能上報了,否則等妖域和魔域反應過來,狴犴獸就不一定是神域的了。

事情很快一路傳訊回了神域,神域暴動了!

七大至高神齊聚戀歌城,商議了一番,只是半個時辰就定下了決議。修羅至高神還特意傳訊給了刑天,這狴犴獸不管誰獲得,但必須是神域的。

「咻!」

七大至高神同時傳下命令,無數天尊出動,軒轅天尊和完顏家老祖宗等人也出動了,全部遠赴混亂星海。

刑天發出了刑天令牌,七大星君全部朝詭邪域面衝去,同時刑天通告妖域魔域,這段時間內任何妖域魔域武者不得進入混亂星海,否則將是他刑天的敵人。

神域強者出動了過半,目標只為拿下狴犴獸。 「也不知道外面情況怎麼樣了?」

湖底地洞內,蕭浪等人倒是過的安逸,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了,靈萌鳥已經完全煉化了。

這段時間來,倒是有無數武者從上面探查而過,三域的武者都有,這黑血石褐血石立下了大功,外面那條海蛇更是畫龍點睛,所有武者神識在附近掃過,最多也就在海蛇上停一秒,就朝別的地方探查而去了。

上面的土狼幾乎都被殺了,只還有潛伏在石縫內的三隻土狼沒被殺,蕭浪也不敢出去控制更多的土狼過來,老老實實的呆著穩固靈魂紫府。

靈萌鳥內蘊含的純潔靈魂能量非常大,他的靈魂紫府形成之後,後面又變大了兩倍,靈魂都能能比軒轅天鳴了,比軒轅天心還是要差上一些。

「天心大哥!」

他突然開口叫了一聲,軒轅天心等人都睜開眼睛,天心疑惑的問道:「怎麼了?蕭浪!」

蕭浪眉頭皺起道:「最近六七天都沒有任何人經過這裡了,連妖域和魔域的武者都沒有一個,是不是所有人都撤離了?要不我們也出去看看?」

「六七天?」

軒轅天心等人一怔,如此久的時間太怪異了,難道真的是全部走了?軒轅天罡赫然起身道:「那等什麼,我們出去轉轉,反正有土狼我們也不怕被發現。」

軒轅天心卻搖頭道:「不好,如果是敵人緩兵之計,在四周埋下探子,我們就是送羊入虎口了。反正我們也沒事,不如在這再修鍊三個月,安全第一。如果真的走了,蕭浪也不用浪費夜后的一次人情了,這種人情可是最為重要,估計也只能用一次。」

蕭浪一聽,立即放棄了出去了念頭,有軒轅天尊在,天州城沒有任何問題,他在這修鍊三五個月,甚至三五年也是沒事的。

「好!我們就在這修鍊三五個月。」

蕭浪安心下來修鍊,開始全心感悟人體脈絡圖,偶然也可以感悟一下天道什麼的,幾個月倒是容易過去。

軒轅天心等人更是經常閉關,隨便閉關幾年都是小問題,全部人立即盤坐修鍊起來。



蕭浪他們附近的地面,的確無比安全,不過其餘地方卻非常熱鬧,神域七位大佬下令了,數百天尊帶著數不清的神祖武者直接大挪移過來,很快就詭邪域面外面被控制了,妖域和魔域的天尊只要不走的全力擊殺。更多的神祖強者進入了域面之內,開始清場。

龍騎幾天後就傳訊給艷后和魔域皇子,要麼立即離開詭邪域面,要麼死!

妖域和魔域的武者一聽自然不服氣了,也無比的驚疑,神域武者如此意外的舉動裡面肯定包含著深意。而當她們的人探查到神域的武者聚集在無底深淵后,她們自然而然的能猜到,肯定是在無底深淵內發現重寶了。

然而!

神域來了太多太多的武者,只是幾天時間,在艷后和魔域皇子剛剛準備結盟的時候,神域增援的武者已經達到了百萬!

絕對的掌控!

在妖族和魔域武者被擊殺過半之後,他們終於明白一個血一般的事實,這一趟他們白走了。而且他們發現傳訊去外面,護送他們的天尊居然都不是跑了就被殺了…

形勢比人強,艷后等人倒是不是傻子,龍騎他們倒是也不敢殺她們,最後達成協議,她們退出詭邪域面。

當眾人從出口去了混沌空間后,看到外面都是神域的天尊,最少有近千人,立即確定了無底深淵內肯定出了至寶了,可惜他們沒機會競奪了。

清場完畢,開始準備瓜分這荒獸了。

這次七大至高神都派人來了,已經定下了策略。先用人海戰術試試能不能拿下著狴犴獸,如果拿不下那就想辦法誘使它出域面外。

至於這狴犴獸歸誰?那就看七大勢力各自的手段和運氣了。上面倒是說了,只要誰拿下了其餘人不得爭奪,不得混戰。


「好了,現在開始我是戰地的總指揮,所有人聽候我的命令。」

龍騎意氣風發,龍家的人懂狴犴獸,所以上面決定讓龍騎成為詭邪域面內所有武者的統領,指揮眾人激戰。

龍騎見眾人沒有異議,目光在一群人臉上掃過,開口道:「付狩,戀冬,修劍,青犁…我們每一邊派出一百人,同時下去如何?」

幾人同時點頭,青刺的後代青犁有些不解的問道:「只派一百人下去有什麼用?能擊殺那隻狴犴獸?」

龍騎解釋起來:「這七百人肯定擊殺不了的,事實上就是百萬神祖同時攻擊也殺不了狴犴獸。我們要的把這狴犴獸引出來。這狴犴獸的攻擊很厲害,防禦超級變tai,唯一的弱點就是速度慢!只要它出來了,我們就能磨死它。」

「好!」

眾人紛紛點頭,只要出來到時候磨死了,狴犴獸的內丹誰能獲得那不是就看運氣了嗎?七方實力人手都差不多,機會均等,這很公平。

很快七百人被選出來了,這些都是各家族的死士,對於主子的命令沒有任何遲疑。七百條龍筋藤取出來,分別綁住七百人火速朝下方飛去。

這無底洞最少有數萬里深,也不知道下方地洞有多寬,不下去攻擊效果幾乎等於零。

「轟!」

很快地面就微微顫動起來,龍騎第一時間爆喝起來:「把人拉上來。」

「矻矻!」

一陣怪叫從無底洞下傳來,所有人隨著這叫聲心臟都急速跳了起來。而抓住繩子的幾百人很快一個個感覺手中繩子一輕,不斷的有武者被擊殺了。

等人全部拉上來時,七百人只剩下了不到一半了。龍騎面不改色,神識在無盡深淵內一探,等了片刻見下面沒有動靜,冷漠的揮手道:「繼續派人下去激怒狴犴獸。」

又是七百人下去,又是一陣狂轟濫炸,結果等人拉上來的又少了一半,龍騎還是面不改色的揮手道:「繼續下!」

七大至高神的子孫也面不改色,反正下去的又不是他們家族的直系,死多少他們都不心疼。只要能把狴犴獸bi出來,他們在所不惜。不過他們倒是開出了高價,死一個一神祖,一千萬紫聖石,神祖巔峰三千萬一個。

「矻矻!」

下面的怪獸叫聲越來越頻繁了,也越來越暴怒了!

龍騎等人的眸子越來越亮,開始紛紛後撤離開無底深淵盡量遠一些,他們身嬌肉貴自然不會衝鋒在第一線。

「轟轟!」

終於在死了幾千神祖之後,下方的狴犴獸徹底暴怒了,附近的地面不斷搖動,裂出道道縫隙,一股讓龍騎青犁等人都氣悶氣息傳遍半個域面內。

附近圍著的強者全部後撤,百萬神祖目光閃亮,屏住呼吸,龍騎的低吼聲響徹四野:「等會出來后,誰也不要胡亂攻擊,將它引離無底深淵,一切等我命令!這次必須要拿下這狴犴獸。」 「矻矻!」

地動山搖,碎石亂飛,地面崩裂,天空狂風大作,一副末日的場景。

四周的人群退得更遠了,全部感覺腳步有些打顫,這荒獸明顯實力達到了天尊。而且這荒獸的威壓非常大,讓所有人都有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後撤!」

各方勢力首領不斷吆喝起來,不斷後撤,這都已經退到了幾萬里了,還在不斷後撤。後面加入的無數神祖,有很多都是神祖初期,此刻連大氣都不敢吐出了,目光驚恐的望著遠處那個黑洞,等待著那種恐怖的狴犴獸出現。

「矻矻!」

終於,一個黑色的巨大腦袋出現在深淵內,速度果然很慢,緩緩冒出一個腦袋和厲鬼一樣,有四隻眼睛,臉上都是肉疙瘩,看起來有些像人,又有些像鬼。

下方是一條黑龍的身體,有八隻爪子,黑色的鱗片反射出來的寒光,遠處的武者雖然看不清也探查不到,但莫名的感到心寒。

「龍猛,你們帶隊攻擊,把狴犴獸引到這邊來。」

龍騎爆喝起來,眼中精芒如刀子般颳得眾人臉上生疼,一名神祖巔峰咬牙點頭,一揮手身後的近千神祖強者立即跟上,朝前方狂奔而去。

「咻!」「喝!」「砰!」

這群武者也不敢靠近,隔開萬里就開始胡亂的轟炸。近千武者一起攻擊,那場面很是恢弘,各種能量攻擊不要錢的傾瀉而去,空間如夜空的閃電滑過般,不斷被撕裂,不斷恢復。這詭邪域面本來天色有些昏暗,此刻卻被照得雪亮。

「轟轟轟!」

「矻矻矻矻!」

驚雷般的爆炸聲,伴隨著狴犴獸的怪叫聲響遍四野,狴犴獸的身子並不是特別龐大,全長只有數百米,體寬超過三十米主要是氣息龐大。加上此刻一陣爆炸,更加讓氣息壓抑了,似乎天都要塌下來了。

「矻矻!」

狴犴獸一上來又被攻擊頓時暴怒如雷,它的防禦果然恐怖,遭受如此多人攻擊,身上鱗片都沒有掉一塊!它四隻眼睛內白光閃耀如雷電交錯,不斷射出白光,凡是白光所過之處,一片武者…消失了!

沒錯!

是消失了,連齏粉都沒有留下!龍猛帶去了近千人,被幾十道白光掃過,最後只剩下不到三百人,能活下來的還都是神祖巔峰,躲避的快。

「繼續攻擊,一邊撤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