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武這番話似是在解釋自己為什麼要幫楚如煙,也似是在自己給自己堅定著決心。況且這段日子從楚陽的口中他也知道了很多世家的事情,來的目的己然算是達到了。

當天晚上,楚陽來到了酒樓,只是在這裡他沒有看到莫蘭和小萬事通,以為他們有事離開,為的是給兩人創造談話的空間,所以也就沒有多想什麼,只是一進房間座下后就直道,「二弟,我妹妹如煙的事情你就不要在勸了,我己然決心以下。」

「呵呵,大哥誤會了,我不是要和你說如煙小姐的事情。」龍武輕輕搖了搖頭,然後拿起桌旁的茶壺給各自的茶杯倒滿。

聽到龍武說不是為了妹妹的事情,楚陽不由就是一愣,「那所為何事?」在他看來,這個時候找自己,除了這件重要的事情似乎也沒有什麼可談的,難道說龍武想通了,想投靠在自己楚家門下,若是這樣,這倒是一個不錯的好消息。

楚陽臉露喜色,龍武確是一本正經的道,「我想和你談一談天下大勢。」

「天下大勢?」楚陽眼中閃過了一道遲疑之色,不過嘴上確沒有說話,反而他是在等著龍武口中的下文。

「沒錯,就是天下大勢。如今的九極星,尤其是神州大陸是被數方勢力佔據著,其中包括家族勢力,五大帝國,還有便是幾位大能人物與一些很有能力的宗門。但不知道大哥考慮過沒有,這樣混亂的局面始終有一天會結束的,總會有人站起來一統江山,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便是這個道理,只是不知道真到那個時候了,大哥準備怎麼做?難道只是守著你楚家這一畝三分地嗎?若是這樣,未免胸襟也太小了一些。」

對於神州大陸的格局,這一陣子小萬事通倒是做了不少的工夫,這些自然也就被龍武獲知,所以便有了這樣一番話來。

深究著龍武這番話,楚陽心中著實好好的惦量了一下。的確,他是一個有著遠大抱負的人,眼中自然不會局限於一個楚家,他也想有一天成為人上之人,能夠有著更大的權威和勢力,把楚家,不!應該說是晉楚家發揚光大。

可現在的問題是,連楚家的問題他都解決不了,需要妥協與讓步,需要承受委屈,那又如何去考慮那些大事呢?所以他是一陣的搖頭苦笑道,「二弟,現在說這些是不是有些遠了?」

「不遠,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龍武鄭重而沉聲的回答著。很多事情看似遙遠,而只要肯一點點的做下去,就有可能會成功。相反的,若是只想不做,那就算你的目標在小,怕也是無法實現。

楚陽也是極為精明之人,聽明白了龍武和他說這些是話中有話,當即這就反問著,「那二弟的意思是。。。」< 「我會幫你解決眼下楚家的麻煩,還會助你在三月之後的虎榜之中盡量取得好成績,然後接下來的一切就全靠你了,我想告訴你,不管遇到了什麼事情,只要堅持就會有辦法,妥協不是不可以,但要有尊嚴有底線的妥協,不然的話,楚家不會發揚光大,你更不會實現自己的理想。」龍武目光看向楚陽,一個一句,極為認真的說著。

三月之後便是龍虎榜。只是罡聖級別的只能算是虎榜,而就算是如此,能否在其中取得好成績也極為關乎著楚家的未來命運,至少楚陽是極為重視的,楚**也抱有一定的期望。

聽到龍武說會助他在虎榜之中取得好成績,他便不由就是一愣,這可是實打實的擂台賽,玩不得一點虛假,他實在弄不清,對方要如何來幫助他。

知道楚陽疑惑,龍武這就從身上拿出了一個玉瓶,甩手就交給對方。「這個瓶子一個裡面裝的是十粒還元丹,你在罡氣不足時可以服用,能助你恢復六成以上的罡氣。」

接過龍武手中這瓶丹藥,楚陽瞪大了眼睛。還元丹他不是沒有聽說過,且也知道這樣的丹藥製作起來並不是特別的複雜,可是因為聽聞其葯中必須要含地乳精汁,而這樣的東西是可遇而不可求,根本就不是罡石多少的問題,所以直接導致這般的丹藥十分的貴重,至少他是沒有親眼見過,而現在龍武確是一下子就給了他十粒,這如何不讓他震撼呢。


殊不知,那地乳石早就被龍武移入到了神龍山莊之中。平常來論,一塊地乳石一年才會產生一滴地乳精汁,換一句話說,成功率較高的煉藥師也只能一年煉製出一粒還元丹,可因為殘龍玉佩中的時間流速非常之快,外面一天裡面就過去了半年,所以就龍武個人而言,想弄到地乳精汁並不是很難,使他手中有了更多的資源,手中的還元丹數量也就自然是越來越多。

只是怕拿出太多會引到楚陽的震驚,所以他這隻送了十粒,可就是這十粒若是留傳出去,怕也會引來相當大的震撼,至少是一筆不可估量的財富。

無視著楚陽的目光,龍武這又伸出拿出了一粒黑色丹藥,「這枚丹藥服下應該可以助你修為增長,至於到底能增漲到什麼樣的程度,就看你個人的造化了,希望你可以成長起來,早日實現自己的理想。」

「好了,你吞下它吧,你吞下之後,我就會幫你解決目前的麻煩。」龍武拿出了五色神靈丹,自從他精神力突破之後,煉藥師修為也達到了聖品中期,所煉製出來的五色神靈丹對於罡聖有著百分之十的增幅可能,至於是不是真的可以突破修為,那就要看個人造化了。

當然,龍武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是絕對不會允許五色神靈丹出任何的差池,所以他必須要看著楚陽服下去,他才能放下心來。

楚陽看著龍武的目光,從其中沒有發現一丁點要害自己之意,這就點了一下頭。對方應該沒有必要騙自己才是,所以他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將五色神靈丹吞下。

可是隨後,他就感覺到丹田小腹之處傳來了一陣炙熱之感,接著就感覺到身上罡氣運行的速度變快了起來,隨後他就盤膝而座,憑著感覺開始去引導這些丹藥在體內遊走。

龍武又呆上一會,確定楚陽進入到修鍊的狀態之中,這才慢慢離開房間。當走出來看到了掛在天上的那一輪明月之後不由感嘆著,「又要開始亡命天涯了,想想讓人即興奮又熱血呀!」

在楚家寨專門用來招呼貴賓的院落之中,司寇直正與兩個弟弟座在這裡痛飲。

司寇過,司寇曉分列兩旁,他們這一次一起跟著三哥來到了楚家,說起來他們都是三哥的支持者,眼看著這一回大獲全盛,要迎娶楚如煙,從而獲得楚家的支持之後,三人自然都有些興奮,這大晚上不睡覺,就跑到這裡來喝酒。

「三哥,你這一招真是高呀。當初我還想著尋楚家為難的事情你為什麼要主動的接下來,這可是出力不討好的活呀,任誰都知道,那破獄劍在楚家的可能性基本沒有,這一次就是無中生有。當初我還捏把汗來著,怕這一次會引來楚家的怒火,可誰想到三哥是早有算計呀。」司寇曉一幅十分佩服的表情向司寇直說著。

「嘿嘿,三哥是什麼人,他心中想的都是大事,又豈是我們這樣的道行的人能看得懂,這一次應該安心了吧。」司寇過向著司寇曉嘿嘿笑著,事實在事情之前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一會確是裝起了聰明人樣子。

對於兩位弟弟的話,司寇直只是一笑了之,他現在想的更多的是怎麼樣在這件事情中獲得最大的利益,楚如煙嫁給自己基本上不會有變顧了,他接下來要怎麼樣讓楚家全力支持自己,還有就是怎麼對付自己的兩位哥哥。

而就在三人還在這裡痛飲的時候,突然就在他們頭頂上的小院上空傳來了一陣勁風突起之聲,接著一道青色身影就出現在他們半空之上。

「什麼人?」司寇直是三兄弟中修為最高的,自然就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對,這就連忙將目光向上看去,同一時間,甚至比這還要快,另有一道身影也出現在半空之中,狠盯著那道影子不動。

「哈哈哈,龍武寅夜打擾了。」影子中突然傳來了一道年輕的聲音。

「是龍武。」對於這個人都有些印像的司寇過與司寇曉皆是出聲說著。

「不錯,久違了呀。」龍武哈哈大笑著對這兄弟二人道。

「你想幹什麼?」知道是龍武之後,司寇過反而並不是很擔心了,因為他知道此人不過就是剛剛晉陞到罡聖不久,所以並不是很害怕,只是想到這裡畢竟是楚家的地盤,這才謹慎的一問。

「幹什麼?當然是有事了。聽聞你們對破獄劍很是興趣,而在下不才,正好弄到了這把劍,所以就想和你們做一個交易。」說著話,龍武手一閃,意念一動,一把修長寶劍己然握在手中。

「真是破獄劍。」司寇過是在鷹嘴澗見過破獄劍的,現在一看到龍武手中所持之物,當即就驚的大叫起來,是因為他也沒有,這把寶劍最終會落在了龍武的手中,這魔術是如何變的呢?

司寇直心中自然也是訝異不己,他雖然不認識龍武,可確實在想不出來,何人這般的大膽,擁有了破獄劍還敢在亮出來,難道就不怕惹火上身嗎?只是出於謹慎的性格,在沒能弄明白對方底細之前沒有馬上動手,反而是起身看向龍大少道,「做交易?不知道是什麼交易?」

「呵呵,說來也並不複雜,我之前與過少和曉少鬧了些許矛盾,偏偏我這個人又是非常的計仇,所以你只需要殺了這兩個弟弟,我馬上就會把破獄劍雙手奉上,你看如何?」龍武呵呵笑著,好似很是自信一般的說著。

司寇曉與司寇過聞聽就是神情一愣,然後就是一臉恐懼般的表情,他們深知以自己的身份在司寇直的眼中怕是比不了一把破獄劍,這時他們真是害怕三哥會將他們給奉獻出去換得寶劍。

注意到了身邊兩個弟弟的害怕,在看向龍武竟然想要兩位弟弟的性命,司寇直就是臉色一冷。這兩人雖然不是很爭氣,可不管怎麼樣是支持自己的,倘若他真敢下死手的話,事情傳回到司寇家族,怕是會對他十分的不利,那樣誰還敢在來支持他呢?所以龍武這個要求他是一定不會答應的。

而龍武似乎也就是吃定了他,知道他是不會答應,所以才提出了這麼一個條件。即然要出現在這裡,總要有一個合適的理由,不然的話就等於間接的把楚家拉了進來,這可並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你這是在找死,你莫非以為我們一定要和你交易嗎?告訴你,殺了你一樣可以拿到破獄劍。」司寇過與司寇曉確是根本不會去想那麼多,他們心中只是害怕,怕司寇直真的會因為這把劍對他們下手,所以根本不等他們的三哥有什麼反映,這便直接就向著半空之中沖了上去。一邊沖還一邊喊著,「小子,拿命來。」

龍武的目標己然實現,在看到司寇過與司寇曉衝上來后,當即返身就跑,他做了一切,相信接下來楚家就應該知道怎麼做了,至少楚如煙是不會因為破獄劍的問題一定要嫁給司寇直。

「抓住他。」司寇直是一臉的憤怒,情知因為龍武的出現,因為破獄劍在其手中,在想讓楚家妥協己然是不能,這就十分的氣憤,本著得不到人一定要得劍的想法,下出了命令。

而在司寇直一個命令之後,一道身影便極快從地上飛向空中,然後向著龍武的身影急速衝去。此人正是之前出現的司寇家族准佛高手雄展,這一次他是以司寇直護衛的身份出現在楚家,只是一直很低調,沒有被人發現。現在主子有了命令,他當然要現身了。< 對於司寇過與司寇曉兩人,龍武可以不放在眼中,可是對於准佛修為的雄展,龍武確不能不小心對付,所以一見後者沖了上來,他連忙施展著風之法則離開,這裡是楚家地盤,若是在這裡開戰,難免還是會將楚家繞進來,所以他必須要離開這裡。而且他之前就讓莫蘭與小萬事通離開,現在只需與他們匯合,然後有了莫蘭姐姐在,對付雄展就不是什麼問題了。

龍武的離開了楚家寨的上空,離開了楚家的地盤。一個房間之中,呂萍與楚如煙一起看著發生在半空之中的這一幕,然後前者道,「怎麼樣,我就知道這個人不簡單,想破局也唯有找此人出頭。」

「是呀,我也沒有想到,只是這樣一來,他豈不是危險了嗎?」楚如煙倒是沒有想通龍武如何拿到破獄劍的,她現在只是在擔心龍武的個人安危。堂堂的司寇家族這一次來到楚家顯然是勢在必得之勢,想必不會僅僅只派來了一個雄展,應該還有高手出現才是,真不知道這個龍武能不能逃的出去。當然,她是做不了什麼的,好不容易從事件中走了出來,楚小姐不會在想著踏進去,不過還是在心中默默的為龍武擔心。

龍武借用著風之法則離開,向著與莫蘭一起匯合之處狂掠而去。

身後雄展確正在拉近著距離,同時那喊聲還不斷的傳來,「小子,即然有膽子冒出來,為何沒有膽量面對我呢?來,我們過幾招,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

龍武嗤之以鼻,讓自己這個一聖面對準佛,這話也虧得對方說的出來,他才不會這般的傻和對方直對呢,腳下不停,依然前進著。


雄展看到龍武沒有停留之意,也只得加快了腳程,只想著快一點將此人拿下,將破獄劍拿到手好立上一功。

兩人一追一逃,很快就離開了楚家寨,來到了距此數千里之外的一座茂密樹林之上,然後就突見龍武身子一墜,落了下去。

「小子哪裡逃!」眼看著就要抓到龍武了,可是對方竟然想向密林之中逃去,雄展如何肯干,當即就一邊伸出雙掌,打出罡氣,一邊跟著向下邊墜落。

這道罡氣是覆蓋式攻擊的,換一句話說,一旦打出去,那前方的龍武很可能就會被罡氣的餘波攻擊到,若是那樣的話,一定會受傷,這般攻擊雖然要不了他的性命,可阻礙一下對方的逃跑速度是可以做到的。所以雄展十分的自信,可是接下來一道更為渾厚的罡氣突然由下向上返來,這個變化確是讓他眼睛瞪大,身子連忙在半空中翻了兩個跟斗,很是狼狽的躲過了襲擊。

「何人!司寇家族在這裡辦事,可知道阻礙我的下場是什麼嗎?」雄展狼狽逃開后,便打著大牌子向密林之中喊著。這裡是楚家的地界,按說不應該有什麼高手才是,畢竟以楚家的實力應該不會與司寇家族明面上做對,為此喊出這句話的時候他還是極有信心的。

可是跟著一道靚影出現在眼中,這讓雄展眼睛一眯之後便默然的點了點頭,原來是此人,這就怪不得了。

來者正是與他曾交過手的莫蘭,而這密林正是龍武與其匯合之處,所以剛才面對雄展的罡氣攻擊,莫蘭便回了一擊,逼得對方不得不狼狽躲避。

「又見面了,怎麼樣?你是打算在戰上三百回合呢?還是放由我們離去。」莫蘭一幅輕鬆的表情看向雄展,對此人她算是了解的,實力也是准佛,但還在自己之下一點,面對這般的對手,她並不是很擔心,至少有她在,龍武不會受傷。

一說到戰上三百回合,雄展的表情便出現了一絲尷尬之色,顯然這是對方在調侃他功力不濟,正常來講,他也就能支撐莫蘭三百回合的攻擊而己,過了這些招,接下來他就會處於下風之中,甚至在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會受傷了。

說白了,這是對方在提醒自己不是其對手,若想打什麼主意,趁早還是收回的好。

雄展的臉色上是一紅,四目還有意的向周圍看了一下,好在三位司寇少爺都沒有追上來,不然的話,怕是臉就丟大了。

「你想怎麼樣才能交人或者是讓我拿到寶劍?」雄展露出了真心傾談的表情,在沒有能力將對方留下來時,他也只能試著用其它的手段拿下破獄劍。

「怎麼樣也不可能,只要有我在,這樣的事情就不會發生。」莫蘭站立於半空之中,一幅雲淡風輕之態,給予了十分堅定的回答。

「沒的商量?難道我司寇家族的牌子也不好使?」雄展還欲用大牌子嚇人。只是他也不想一想,即然莫蘭肯站出來,又豈會將所謂的司寇家族放在眼中呢?

「沒得商量,司寇家族也不行。」莫蘭給予了一個十分堅定的回答。

「是嗎!」就在莫蘭此話說出,突兀的一道聲音於耳邊響起,然後一道身影就如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了兩人之旁不足五十米之處。

突然出現的聲音和身影將莫蘭與雄展都嚇了一大跳,能夠神不知,鬼不覺靠近他們身邊五十米之處,而不被兩人發現者,不用想,一定是高手,修為一定在他們之上。

因為黑天的原因,在加上來者也是一身的黑衣,莫蘭並沒有看他的樣子,所以忍不住出聲問道,「你是何人?」

「嘿嘿,你所謂的不行之人。」黑衣人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戲虐,可是仔細一聽還有一絲的冷氣。

「來者可是雷宇長老王?」倒是雄展似乎尋聲聽出了對方的身份,但還是謹慎的問了這麼一句。

「不錯,雄長老,這裡交給我了,你去將那小子拿下便是。」被稱為雷宇之人點了一下頭,之後就將目光看向著莫蘭,那目光在夜色的映襯之下有如毒蛇之眼一般。

「好。」雄展見對方報出了性命,心中便是一喜。他早就感覺到即然司寇直出現在楚家施展雷霆之壓,那司寇家族就不應該僅派他這個准佛前來,一定還有後手,現在看到雷宇的出現,便釋然了,果然,家族派來了雷長老王,這便讓他鬆了一口氣,他感覺到這一次可以輕鬆的完成任務了。

答應了一聲之後的雄展這就邁著腳步向密林之中而去,可是他不過是剛一邁腳,迎面就碰上了莫蘭。「想走,還要看我答應不答應。」


「哼!一個準佛而己,也敢在我面前撒野。」倒是雷宇突然出聲,然後無聲無息的一拳打了過去。

面對著雷宇的拳頭,莫蘭沒有躲避,而是有心也打出一拳,對於這個所謂的長老王她想試試其斤兩。

「嘭!」

兩人的拳頭一觸即分,接著就見莫蘭的悶哼了一聲,然後嘴角就溢出了鮮血,然顯這一次的對撞她吃了不小的虧。

「哈哈。」雄展笑了笑,然後身形一變直向密林之中衝去。

「小萬,你快走,去西來城等著我們。」在密林之中的龍武與小萬事通看到了發生在半空之中那一幕,在看到突然出現了雷宇這個變數之後,龍大少就知道今天少不得一場惡戰了。

「不,龍公子,我不走,我要與你一起對敵。」小萬事通倔強的說著。

「你快走,你的修為還是太低,你不在這裡對我就是最好的幫助。」龍武理解小萬事通的心情,可只是一個五階罡尊的修為而己,在這樣的戰鬥上真是幫不了什麼忙的。

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的修為低是一件什麼丟人的事情,可是現在的小萬事通確是因為此事而自責。倘若他的修為高上一些,也能在此時幫上龍武吧,而現在他明顯成為了一個累贅,這讓他心情十分的不好受。

暗下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的修鍊之餘,他向著龍武點了一下頭,「好,我這就去西來城,但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去那裡匯合,我在那裡等你。」

「好,我答應你。」龍武鄭重的點了點頭,然後身子一動,主動就現身於半空之中。

為了保護和給小萬事通離開的時間,龍武連最基本的躲避都沒有做,就這樣現身了。當然,就憑著莫蘭在半空中沒有離去,他也是一定會現身於此。

正準備施展著精神力好好搜一下密林的雄展冷不防突然一道身影竄了出來,他本能之下就是連忙的退後,可迎接他的確是一道十分清冷聲音,「哈哈,真是想不到,堂堂的准佛竟然就這麼大的膽子,難道你還怕我傷了你不成嗎?即然是這樣,那還不如馬上就滾蛋的好。」

不用說,這是龍武走出來了,只是出來的時候還不忘記好好的諷刺一下雄展。

雄展的慌神不過就是一瞬間,接下來看清來者龍武的時候,眼中便露出了凶光,「小子,要死之人還這般的牙尖嘴利,看來一會就算是要你死也不能讓你太痛快了。」

「是嗎?你有這樣的本事嗎?」龍武狂笑著,這就飛掠到了莫蘭的身邊。< 莫蘭正與那雷宇對峙著,在看到龍武飛來之時,她很想說一句,你為什麼不離開,可最終還是沒有張開嘴。因為若是龍武是那樣的人,她也不會心甘情願的與其在一起了。

「莫姐姐,這個長老王很厲害嗎?」龍武來到了莫蘭身邊后便小聲的詢問著。

「很厲害,這是真正的罡佛。」莫蘭神情極為凝重的點了點頭,就是剛才那試探性的一擊,便讓她受了傷,除非對方是罡佛修為,不然的話,是斷然不能一招內就傷到自己的。

「真正的罡佛!」龍武聽到這個答案之後也是目露冷光,他真的沒有想到這麼快就遇到真正的罡佛了。本以為這般的高手不會現身來對付自己,可是這一回為了解決楚家的麻煩,還是對上了。

不過對上就對上,龍武也並不是如何的後悔。兵來將擋就是!

當然,這不過就是龍武的個性就是如此,遇大事不慌張,實際上他心中確也清楚的很,今天的事情怕難以善了了。畢竟一個罡佛,一個準佛這對於一個只有一聖初期修為的龍武來說,都是壓力太大了。

「好了,一會我會與他們拚命,然後你藉機就逃。記住,不要想著為我報仇,只要你好好活著就行。」莫蘭的語氣似很是輕鬆,可是言語確透露出了她的堅決,顯然在她看來,這一戰是凶多吉少,甚至己然做了拚命的準備。

龍武心中不由就一陣的感動,可接下來他確是搖了搖頭,「莫姐姐,用不著你拚命,我就問你,你信不信我?」

「幹什麼?」莫蘭感覺到龍武話中有話的說著。

「呵呵,不幹什麼!我只想說一會你只管離開就是,小萬還在西來城等著你呢,這裡的一切交給我。你也放心,我有法子對付他們。」龍武的臉上故意的露出了極為輕鬆的表情。事實上確決非如此,他己然的報定了要損失一個分身的想法。

只是這些事情他不會對莫蘭去講,也不能去講而己。



「你有信心?」莫蘭對龍武算是了解,但是對於他的一些手段確又是並不知情,直覺上告訴他,這個人非常的不簡單,至少想殺死他會很難。

「有。」龍武沒有廢話,只是用一個字表達了自己的心情。

「好。」莫蘭也不是喜歡廢話之人,見龍武說的如此篤定,這就點了一下頭,然後又道,「我會將雄展調走,你保重。」

「嗯。」龍武再一次點頭,少了一個準佛,雖然他還是沒有任何的優勢,可畢竟不用兩面做戰了。

「喂,我說你們兩個商量好沒有,誰先來送死。」這一會的工夫,不管是雷宇還是雄展都沒有要出手的意思,或許他們有信心將兩人都留下來吧,所以就這般貓戲老鼠的看著。現眼見兩人不說話了,雄展這便出聲說著。

雷宇倒是一直沒有出聲,但是精神力確將兩人完全鎖定在了一區域之內,他有信心,這兩人一旦要準備逃走,他便可以馬上截斷他們的去路。這便是罡佛的信心,高高在上的姿態一攬無餘。

聽了雄展的話,莫蘭再一次將目光看向龍武,在看到對方那一臉的自信表情時,她點了一下頭,然後將手指指向雄展說道,「手下敗將,可敢在與我戰上三百回合!」

莫蘭這個回答讓雄展就是一愣,「什麼?你還要和我打?」

「沒錯,你就說敢還是不敢吧。」莫蘭點了點頭。

「你的對手是我。」龍武此時確是踏出了一步,面向著雷宇充滿挑釁的勾了勾手指頭。

沒錯,就是勾了勾手指頭。儘管龍武也知道此時做這個動作很是危險,可是為了給莫蘭信心,他還必須要這樣做,因為他若是露出了一點膽怯之意,怕是她就不會離開了。

「呵呵,雄長老,你和她打,纏住她,我馬上就解決眼前問題找你去。」對於龍武這充滿挑釁的動作,雷宇的眼中閃現著怒火,可語言上確是不慍不火,做為司寇家族的一名長老王,堂堂的一佛修為,己經好久沒有人這般的和自己說話了,而今天確是冒出來了一個,且還只是一聖的修為,這讓他有了一絲的興趣。

直覺上告訴雷宇,這個龍武應該不簡單,所以他想單獨的面對他,看看他到底有什麼底氣這樣做。所以這才有意支開雄展與莫蘭。

當然,若是龍武沒有什麼讓人感興趣的東西,雷宇便會毫不留情的出手殺了龍武,然後在與雄展匯合一處解決莫蘭也不遲。

雄展自然是唯雷宇的命令是從,點了一下頭后就向著莫蘭沖了上去。

龍武看到雷宇沒有馬上動手,不由就長鬆了一口氣,然後看向著對手道,「來吧,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說,如果你不害怕的話,不如跟我過來吧。」

開什麼玩笑,雷宇怎麼可能會怕一聖修為的龍武,所以他滿不在乎的跟著龍武向另一方走去,說實話,他倒是很有興趣想聽一聽這個少年要說些什麼,當然,他表面上很是放鬆,實際上精神力確早就將對方完全的鎖定,龍大少想要逃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龍武在前,雷宇在後,兩人這一走就是半盞茶的工夫,直到後者有些膩味了,龍大少這就停止了前行的腳步。

四處一看,似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嗯,不錯,這裡的風水還算好,死在這裡或許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龍武的話根本就不放在雷宇的眼中,在他看來這一切就是故弄玄虛而己,心中有些惦念著雄展那邊的事情,所以他單刀直入的說著,「說說吧,你有什麼秘密要和我說,還有那破獄劍是如何在你手中的,你現在可以講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