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飛宇一愣,緊接著笑道:「呵呵,無名大哥儘管說吧,我龍飛宇早就說了,你要我幫忙做的事情,我幫你!」

白衣無名笑道:「哈哈,飛宇,許久不與你說話,你倒是豪爽了不少啊!」

龍飛宇咧嘴一笑。

白衣無名道:「其實,與其說是幫我的忙,不如說是幫你自己的忙。」

龍飛宇眉毛一挑,奇道:「哦?到底是要我幫什麼?」

白衣無名呵呵笑道:「我感受到了這片空間中,離此處九里之地,有一股召喚之力!」

龍飛宇奇道:「什麼?召喚之力?」

白衣無名笑道:「對的,我感受出來了,那股召喚之力,是鴻蒙刻痕傳出來的。」

紫色的天空光芒暗淡,九里之外,依舊是紫色朦朧。

龍飛宇疑惑道:「鴻蒙刻痕?那又是什麼東西?」

白衣無名呵呵一笑,道:「所謂的鴻蒙刻痕,便是針對修鍊者的魂印來說的。」

龍飛宇點了點頭,示意白衣無名繼續說下去。

白衣無名繼續道:「鴻蒙刻痕,天地至寶,茫茫宇宙中,總共也只是存在九道!每一道鴻蒙刻痕均是威力巨大,而那九道鴻蒙刻痕齊聚之時,那個人便是鴻蒙刻痕的主人……鴻蒙刻痕的主人,其成就,必然非凡!」

龍飛宇眉毛微挑,道:「白衣無名,我猜,你就是鴻蒙刻痕的上一任主人吧,所以現在能夠感受到他的召喚?」

白衣無名苦笑道:「唉,你果然是聰明啊,我本來如同你一樣,是十種屬性的廢物一個,無法修鍊,知道我十八歲那年,偶然得到了一道鴻蒙刻痕……我領悟到了那道鴻蒙刻痕上的一部分大鴻蒙決,但是當時我領悟到的大鴻蒙決並非是完整的,所以,舉步維艱……」

龍飛宇回想著自己修鍊這個完整版的大鴻蒙決,已經是如此的痛苦,天地靈氣沖刷著身體之時,總是會伴隨著一陣刺痛。

龍飛宇不禁點頭道:「的確,修鍊著不完整的大鴻蒙決,肯定很痛苦的吧。」

白衣無名道:「呵呵,當時我在眾人眼中已然是一個廢物,而鴻蒙刻痕讓我能夠修鍊,我已經是欣喜若狂了,何曾考慮那麼多……所以,通過鴻蒙刻痕相互間那十分微妙的聯繫,走南闖北,終於聚齊了九道鴻蒙刻痕……」

龍飛宇道:「之後呢?聚齊了九道鴻蒙刻痕以後,發生了什麼?」

白衣無名忽然彷彿十分痛苦一般,捂住了渺茫虛幻的身體腦袋:「啊……不知道,我想不起來了……好痛苦……」

龍飛宇嘆道:「既然如此,那麼就別想了吧,我拿到那鴻蒙刻痕之後要怎麼給你?」

白衣無名從劇痛中慢慢恢復了過來,道:「我拿著鴻蒙刻痕有什麼用呢,這是你的機緣,你便收了著鴻蒙刻痕,你修鍊的功法乃是大鴻蒙決,得到這鴻蒙刻痕本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白衣無名道:「待你聚齊了九道混沌刻痕之後,再收集一些極品天地寶材,便能為我重塑身軀,讓我重現人間……飛宇……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自私,有些過分……」

龍飛宇笑著搖頭道:「若是沒有無名大哥,怎麼會有我龍飛宇的今天?既然無名大哥有被救活的機會,我龍飛宇上刀山,下火海,亦要抓緊這個機會!」 龍飛宇坐在山頭,看著紫色的天氣逐漸暗淡。

黑色的長發隨意的披在肩上,劍眉星目間,透露出一股霸氣。

半山腰,不夜幽靈隊的眾人互相比試嬉戲著,少有的享受著這一刻的寧靜,三個月高強度的歷練后終於能夠有那麼一天,能夠徹底的放鬆下來。

但是,也不過就是那麼一天而已,明天,就要去尋找那鴻蒙刻痕!

白衣無名對自己的幫助無比的巨大,龍飛宇的內心早就充滿了感激,更何況,這鴻蒙刻痕還是可以提升自己實力的東西,自己自然是不可能錯過的!

身後忽然傳來一陣清響。

龍飛宇輕輕的回過頭,果然是問晴。

問晴依舊是一身白色的衣裙,看起來依舊如此的清雅。

問晴蓮步輕移,輕輕的坐在了龍飛宇的身旁。轉過頭看著龍飛宇。

龍飛宇沖著問晴咧嘴一笑,問道:「問晴,你怎麼了?」

問晴淡然一笑,任憑晚風吹拂過自己的秀髮。黑色的長發順風起舞著,問晴嘴唇緊閉,只是看著龍飛宇。

龍飛宇有些尷尬道:「問晴,你這是怎麼了?別這樣看著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沉默片刻,問晴小聲的問道:「那個……公子,你手腕上的玉鐲很好看哦……」

龍飛宇聽后瞬間一愣,左手撫摸著南宮玉鐲,咧嘴笑道:「這可不是什麼裝飾性的玉鐲,而是空間手鐲……」

問晴柔聲道:「公子,這個我當然知道啊……」

龍飛宇一愣,不過被問晴那麼一提,龍飛宇感覺自己的眼前彷彿又出現了那一襲紅裳。

「南宮雲起,逍遙璃沫,我叫南宮璃沫!」

彷彿又看到了她那調皮的表情。

問晴看著龍飛宇發獃,不禁更加小聲的道:「聽羅天成他們說,這空間手鐲……是一個姐姐送的……」

龍飛宇一愣,頓時劍眉一皺,道:「羅天成他們?好啊,他們」龍飛宇嘴角一挑:「居然敢泄露兄弟的秘密……」

問晴小聲道:「這是秘密嗎?」

龍飛宇一陣愕然。

問晴道:「那位姐姐肯定很漂亮,很溫柔吧……」

「咳咳……那啥,問晴……你怎麼忽然說起這個……咳咳……」

問晴看著龍飛宇似乎有些窘迫的神態,微笑道:「你看,像平時啊,公子從來都是一副大氣凜然,豪情萬里的姿態,一提起那位姐姐啊……不知道為什麼公子就會流露出窘態呢……」

龍飛宇不禁感覺有一絲尷尬,按照韓劍的說法,自己手上的手鐲還真的是有一些貓膩啊……

南宮璃沫手上的,是雌手鐲,自己手上的,是雄手鐲……

咳咳……

啥跟啥啊……

而且,自己現在相當於是逍遙派的少主?

問晴道:」你看,公子你又開始發獃了……又是在想她?「

龍飛宇感覺,寧願經歷幾場戰鬥也不願回答問晴的這幾個問題……

問晴嘆了一聲,看著紫色的雲彩流過天際,周圍的光線一點,一點的暗了下來。

龍飛宇撫摸著南宮玉鐲,笑著對問晴道:」問晴,不要想那麼多,我和南宮璃沫其實也不過是認識不久而已。時間還沒有你長呢。「

問晴道:」嗯,那位姐姐叫南宮璃沫……「

龍飛宇:」……「

紫色的太陽從東邊升起。

龍飛宇一如往常,早早的就開始修鍊起淬體功法」天玄「,如今的龍飛宇,身體素質在不斷的加強著。

修鍊完以後,龍飛宇一如既往的從南宮玉鐲中取出掃把,一個個的朝著不夜幽靈隊的眾人橫掃而去。

而不夜幽靈隊的眾人,一如往日一般,在龍飛宇的掃把即將掃到身體之際,如同幽靈一般忽然就出現在了龍飛宇的身後。

當然,這個」眾人「,卻不包括羅天成。

」哎呀!「羅天成大叫道。

不夜幽靈隊眾人皆是哈哈大笑。

鄭然笑著對羅天成道:」我說老羅啊,你總是笑我是爆菊之王,我覺得你就是『被爆菊之王』,因為你每天早上都被隊長的掃把打到菊花才醒。「

」哈哈哈哈!「不夜幽靈隊的眾人皆是一陣大笑。

龍飛宇道:」好咯,羅天成,看來今天的早飯……「

羅天成嘿嘿的笑道:」嘿嘿,老大放心,我做的早餐,絕對讓大家滿意,嘿嘿……「


龍飛宇笑道:」兄弟們,從此向西九里地之外,有一樣我需要的東西,諸位兄弟可願意隨我走一趟?「

不夜幽靈隊眾人皆是大笑道:」隊長去哪,我們去哪!「

問晴亦是小聲道:」公子的事,我支持~「

龍飛宇咧嘴一笑,道:」那麼,現在出發吧!「

不夜幽靈隊整理了一番,便開始向西前行。

由於不夜幽靈隊中多了一個不修鍊的問晴,所以眾人便沒有辦法趕路了。

本來若是龍飛宇牽著問晴的手,是能夠快速前行的……但是經歷過昨天晚上被問晴那一番詢問,龍飛宇對此隻字不提,只是按照正常的速度行走著。

不夜幽靈隊眾人也只好跟著龍飛宇,慢慢的行走了。

眾人進入這片紫色空間時,面前乃是一片空地,偶爾會有一兩座山峰矗立,而且也是沒有什麼生物存在。

但是一路西行之後,卻是逐漸出現了樹木,飛蟲等。

而不夜幽靈隊感覺最蛋疼的莫過於頭頂上紫色的太陽了……

紫色的太陽散發出紫色的光芒,讓這片紫光氤氳的空間的紫色更加的濃郁了。

不過空間中卻是依舊布滿了濃郁的靈氣,眾人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均是在上漲著。

龍飛宇不禁感慨,這天地聚靈陣果然是有奇效的,這片空間的天地靈氣應該全是靠著陣法吸收外界的天地靈氣來維持的,而這片空間裡面的靈氣濃度,是外面的兩到三倍。

龍飛宇幾乎想要長久的居住在這裡了。

不過龍飛宇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自己製作的陣眼是冒牌貨,頂多能頂個一個月,倒是后這片空間就會靈氣泄露,陣法也就失去了作用,到時候,偷靈紫鼠會進入空間中,其他隊伍會進入空間中,甚至於其他長老,也會進入這片空間中尋找寶物。

眾人走出不過兩里的距離,龍飛宇星眸一凝,便找到了一顆師級的靈草!

龍飛宇倒是沒有多大的感覺,只是羅天成看到龍飛宇一個彎腰的功夫就撿到了一顆師級的靈草,一陣眼紅道:」隊長,給我,給我!「

龍飛宇不禁翻了一個白眼,道:」我給你,你放在哪裡?「

羅天成的修為不過是師級而已,空間手鐲這種東西可並不是人人都能夠擁有的!


羅天成不禁一陣遺憾。

不過,行走出十幾丈之後,羅天成的眼睛變得明亮了,搶先一步到:」咦,這裡,這裡有三棵師級的靈草!我的天啊,暴殄天物,就那麼如同雜草一般生長在這裡,實在是太受委屈了……「

說完,羅天成眼疾手快,將那靈草收集了起來。

而且,羅天成手裡捧著靈草,就是不捨得交給龍飛宇……

再走了十多丈之後,羅天成又是一陣就激動的大叫,道:」啊啊啊,居然又是靈草!師級靈草,這回賺大發了!「

不夜幽靈隊的人皆是無語的看著羅天成……

唉……某人智商有時候真的是……

除去羅天成被短暫的利益沖昏了頭腦之外,不夜幽靈隊的眾人都是知道,在這片紫色的空間內,越是行走靈草的等級就越高,與其現在收取這如同雜草般生長著的師級靈草,不如省下時間去收集靈級、王級的靈草。

又行走了十幾丈的距離,羅天成又是大叫道:「哇靠,這裡居然又有,哈哈哈哈,還是十株挨在一起!」

這回不夜幽靈隊的人皆是一怔。

隨著行走的距離越來越長,眾人所遇到的靈草等級越來越高了。

而眾人感覺到,越是行走,生命的痕迹就越是明顯,剛開始還是只有幾隻小蟲子在地上爬著,現在眾人的頭頂上有飛鳥,叢林中不時的閃現著麋鹿,蛇,老虎等各式各樣的生物。

龍飛宇漸漸感覺到,隨著生物的增多,必然會出現妖獸,看來,在這片紫色的空間中,也不是絕對的安全的啊!

正在龍飛宇這樣想的時候,似乎為了證明他的話一般,他的前方忽然響起了一聲狼嚎。


「嗷!」

不夜幽靈隊等人皆是面面相覷。

老朋友了啊……

「嗷!」

這個叫聲,赫然便是噬天狼的叫聲!

龍飛宇心裡一沉。

離白衣無名說的距離還有大約四里左右,但是現在已經開始出現如噬天狼這樣妖獸了!

地上的隱蔽之處,龍飛宇也是找到了不少靈級的靈草!

「嗷!」

十多隻噬天狼極速的朝著不夜幽靈隊撲來。

錚!

不夜幽靈隊的眾人手中的劍出鞘!

如今的噬天狼,又怎麼敢在不夜幽靈隊面前囂張!

羅天成的樣子卻是有些尷尬,不夜幽靈隊的其他人均是將劍拔了出來,運轉著魂力,釋放出自身的氣勢。

但是羅天成此時手中捧滿了師級的靈草……

羅天成道:「老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