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陽不知道,就在他醫治雲戰的時候,在雲家一處偏僻的院子里,一名老者正坐在一張是石桌前,雲方則恭敬地站在一邊。

這名老者,就是帝國的軍方第一實權人物,號稱帝國的守護神,雲家老爺子:雲驚風!

雲老爺子雖已年過七旬,但鬚髮卻依然烏黑髮亮,望之猶如四十壯年,神色威嚴,雙眸望向雲戰之處,儘是寵溺之色。


「老爺,就這麼讓大少爺和邪醫他們呆在一起,這樣安全嗎?」雲方畢恭畢敬地問道,「大少爺的房間里有著一個陣法,能夠阻礙外面的窺探,我擔心……」

「方子,沒什麼可擔心的!」雲老爺子捋了捋鬍鬚,說道,「不過,你似乎把我做的事情都告訴他了?」

「老爺息怒,我願意接受軍法處置!」雲方急忙躬下身來,請罪一聲。

「方子,我也知道,你這麼做只是為了他能夠答應醫治戰兒。」雲老威嚴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但是,每次一看到他,就彷彿又看到我的陽兒啊!」

「老爺,三少爺吉人有天相,一定會沒事的!」雲方清楚雲老爺子的心事,急忙轉移了話題,「老爺,你說,邪醫師能夠把大少爺醫治好嗎?」

然而,雲老爺子彷彿沒有聽見雲方的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朝著雲方問道:「方子,帝都學院和衛家那邊的情況如何?」

雲方聞言,頓時苦笑一聲,回答道:「不論是帝都學院還是衛家,都不敢違逆老爺的意願!而且,他們都已經妥協,靈境強者不會直接對邪醫出手……但是,一些先天的強者,說不定還會去報復邪醫!」

「哼,只要靈境強者不出手,其他人還不是他的對手!」雲老爺子冷笑一聲,「要是他們按耐不住,出動靈境強者的話,就休怪我手下無情!」

雲老爺子的聲音猶如刀鋒一般,充滿著冷意:「半年前,我連我的孫子都保護不了!但是現在,一個和陽兒很像的少年出現在了我的眼前,這難道不是天意嗎?我不能允許,他受到任何傷害!他的敵人,便是我們雲家的敵人!」

雲老爺子,霸道如斯!

… 啪!

在帝都學院最中心的一間屋子裡,一名滿臉煞氣的中年男子重重地把手裡的杯子摔在了地上,朝著下方恭敬的三人惡狠狠地說道:「雲家那老不死,真是多管閑事!」

原來,這名中年男子就是被雲陽殺死的杜林的哥哥,帝都學院的副院長,凝靈巔峰的杜玄極!

杜玄極一回到帝都,就收到了雲陽大鬧帝都學院,斬殺自己弟弟的消息,而且這個時候,雲陽和韓沖當街斬殺龍虎學員的風聲也傳了過來,使得杜玄極頓時火冒三丈,忍無可忍!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雲老爺子霸道地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且二話不說,直接把他揍了一頓……

「雲家!」摸了摸已經烏青的臉頰。杜玄極猙獰道,「總有一天,我要讓你們雲家,付出慘重的代價!」

「主人,那我們就這麼放過邪醫了?」底下一人,開口問道。

「怎麼可能!」杜玄極冷哼一聲,「哼,雖然杜林是個廢物,可是他也是我弟弟,同時也是帝都學院的人啊!」

「可是雲家那邊……」剛剛說話那人,又擔心地說道。

「無命,你也太看得起雲家了!」杜玄極冷笑一聲,「如今的雲家還有什麼好怕的?原本我想在做一些準備之後便直接去殺了邪醫。可是,就連那些保守黨的人也突然跳了出來,攔住了我!」

「呵呵,你們是不是真的以為我杜玄極好欺負不成?」杜玄極怒極而笑,一時間,屋內的氣氛變得壓抑起來。

「杜副院長,好重的殺氣哦!」忽然,一道陰深地聲音忽然從屋內響起。接著,一個胸前刻有金黃-色的「二」字的紫袍人,帶著三名黑袍人毫無徵兆地就出現在了屋內。

「住手!」杜玄極見狀,朝著底下已經蠢蠢欲動的三人低喝一聲,朝著紫袍人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紫二老兄大駕光臨。紫二老兄,你的神通還真是神出鬼沒啊!」

「桀桀,我這次來,可不是為了聽你誇我的!」紫二陰笑一聲,「聽說你要對付邪醫?我是來……助你一臂之力的!」

在杜玄極疑惑的目光中,紫二接著說道:「據我們調查,黑十七幾人就是被邪醫所殺……」

「哦?」杜玄極頓時眼前一亮,變得興奮起來,「有了你的幫助,管他什麼雲家,什麼保守派,我們直接去殺了邪醫便是!」

可是,紫二卻搖了搖頭:「不行,我的人還不能暴露得太早!別忘了你們激進黨的目標,我們不能因小失大,亂了大計……更何況,雲家並不像表面上的那麼簡單,我們還是小心為上!」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說,我們該怎麼辦?」杜玄極急了。

「嘿嘿,過幾天,邪醫就會離開帝都!」紫二莫名一笑,繼續說道,「我想,雲家那老不死的總不會追出帝都吧?再說了,那老不死的不是還說,只要不出動靈境強者,他就不會插手嗎?所以,只要我們派多些人手,任他多厲害,還不只是一個小小的先天中期?」

「這倒是不錯?」杜玄極微微皺眉,「不過,你怎麼知道他會離開帝都?」

「哈哈,你一直不再帝都,所以不知道,這個邪醫可是猖狂得很呢!除了跟你我有仇,他還殺了衛家的人,所以衛家也想置他於死地!而且最近,衛家似乎有了一個讓邪醫不得不離開帝都的計劃……」前因後果,紫二侃侃道來。

最後,紫二指了指身後的三個黑袍人,說道:「如今,他們雖然只剩下八人,但是在經過我們篩選之後,留下的這八人全是精英,至少都有著先天高期的修為!「隨後馬上下了命令,說道:」黑四,黑五,黑六,你們三人,每人帶一個小組,去配合杜副院長斬殺邪醫!」

杜玄極聞言,也火急火燎地說道:「既然如此,無命,屠夫,杜明,你們也去吧!務必要斬殺邪醫,也好替杜一報仇血血恨!同時,也讓世人知道,惹怒了我們帝都學院的下場!」

「桀桀……」

此時,紫二和杜玄極對視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

……

那天從雲家回來之後,日子又恢復了平靜。

由於雲陽已經知道,自已的爺爺在暗中誤打誤撞中地替自己擋了不少麻煩,這幾天,他倒也是忙裡偷閒起來,過得十分愜意。

至少是在旁人看來是這樣的:醫館交給心妍了,大清早地也不見人影,出來時也是打著哈欠,一副慵懶的樣子。

可是事實上,雲陽在醫治完雲戰之後,便已經疲憊不堪。而且,他一邊還在想著讓雲戰恢復實力的方法,一邊還要對殘留在自己指尖的暗屬性作出對策……只不過,對於外界的聲音,雲陽懶得理會便是。

期間,除了帝都學院宣布在一個月後舉行帝都風雲會這一件大事,其它倒也沒什麼事情,直到剛才,雲翊帶回來一個消息。

「二哥,真的有梵天果的消息了?」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雲陽也感到十分高興。因為這梵天果,是雲翊斷臂續接需要的最為重要的天地靈藥!

「嗯,是胖子那邊傳來的消息!」雲翊肯定地說道,「據說,在北邊的一座大山上,有幾個冒險者無意間發現了梵天果的花朵,但是他們知道憑藉他們自己的實力是吃不下這梵天果,所以就把梵天果的消息四處販賣。」

「胖子有沒有說過,距離梵天果成熟還有多少時間?」突然,雲陽問道。

「說了,還有十天的時間。」雲翊答道。

「這麼急?」雲陽微微皺眉,「這裡到梵天果的地方最快需要多長時間?」

「梵天果在帝國最北方的雪山之上!」雲翊仔細地想了想,接著說道,「如果騎行飛行靈獸的話,也許七天就能趕到!」

「七天?看來我得馬上出發了!」一時間,雲陽便下了決定,對著雲翊說道,「二哥,我離開帝都的這一段時間內,醫館的事就交給你!」

「不行!」然而,雲翊聞言,卻立即大聲制止道,「三弟,你不能離開帝都!在帝都,有爺爺的威懾力,他們不敢對你怎麼樣!可是,你一旦要是離開帝都,他們就會不顧一切地向你出手啊!這一次,還是讓我去吧!」

… 雲翊的擔心,雲陽自然也明白。可是,這梵天果,可不是一般的靈藥啊!

朝著雲翊搖了搖頭,雲陽解釋道:「梵天果,生長於冰天雪地之中,五年開一次花,十年結一次果,而且採摘極為講究,需要經過特殊的處理,才能更好地保存。而我是一名醫師,所以,這一次,只能是我去!」

看著依然還在那裡擔心的雲翊,雲陽故作輕鬆地說道:「二哥,放心吧,我還要趕回來參加帝都風雲會呢!」

「那好吧,你一定要小心啊!」雲翊這才妥協,「不過三弟,你要記住,我的手臂遠比不上你的性命重要,但是我也知道我勸不住你……要是你發生了什麼意外的話,我和大哥直接就向帝都學院宣戰!」

「嗯。」雲陽點了點頭,在雲翊的眼中,他看到了決絕之色!

但是,雲陽並不想讓雲翊多做擔心,急忙轉移了話題:「我不在的這些日子裡,他們的修鍊就拜託二哥你了。同時,二哥,你自己也不能落下修鍊啊,等帝都風雲會的時候,我們可要讓帝都學院血本無歸啊!」

其實,在一開始,雲陽是不想參加那所謂的帝都風雲會的,更何況,這只是帝都學院單方面發動的大會,難准七大家族的人都不會理會。

可是,在和雲戰見面之後,雲陽徹底明白了……因為,七大家族有不得不參與的理由!當然,表面上已經沒人的雲家和商人之家的金家除外。

原因無它,僅僅因為天翔帝國的皇室已經衰弱多年,這麼多年下去,那些家族的野心再也隱藏無了了,而這個帝都風雲會,則是他們在帝都增加影響力的最好機會!

簡單來說,就是帝都勢力重新洗牌的一個楔機!

所以,雲陽有一種預感,這次帝都風雲會,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

雲翊微微皺眉,道:「可是三弟,地下勢力那邊……」

「哈哈,地下勢力那邊二哥你不用管了!」雲陽微微一笑,「這些地下勢力裡面,是不是有一個專門收集情報的組織?」

「三弟,你怎麼知道?」雲翊大吃一驚,不過他絲毫沒有懷疑雲陽不相信自己,只是對雲陽的「神通廣大」感到震驚而已,想了想,繼續說道,「是有一個專門販賣消息的勢力,叫做『天眼』,神出鬼沒,沒有人知道它的首領是誰,也沒有知道它的駐地在哪。」

「果然如此,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個勢力應該是葉缺創建的!」雲陽不由贊道,「也許,整個帝都,都想不到吧!」

在雲翊不可思議的目光下,雲陽接著說道:「二哥,你去找到『天眼』的人,讓他跟他們的上面轉達一句『不上不下,非左非右』就行了……」

「行!」雖然雲翊還很迷茫,但是他點了點頭。

「好了,那我也該啟程了!」安排好了所有事之後,雲陽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仰頭無奈長嘆一聲,「這奔波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

帝都,衛家。

衛元強正朝著主位上的衛家家主衛雄彙報著最新的情報。

「嗯,你幹得不錯!」衛雄是一名極為精壯的中年男子,講起話來中氣十足,「元強,這次由你親自帶隊!」

「家主,保證完成任務!」衛元強猙獰道,「這一次,我一定會殺了邪醫!」

自從上一次無功而返之後,使得衛元強在衛家四處都被人嘲笑,他早已經對雲陽恨之入骨了!

「不不……」可是,衛雄卻微微搖頭,神秘一笑,「元強,你真以為,我的目的就是斬殺邪醫?」

「難道不是嗎?」衛元強一邊仔細地回想著,一邊喃喃說道,「家主無意中得到了梵天果的消息,而這梵天果的消息邪醫可是一直在打聽,想必他有不得不得到的理由,所以家主把消息傳遍帝都,從而引他離開帝都……」

突然,衛元強便不再說話,似乎想到了什麼。

「看來你已經想到了!」衛雄微微點頭,「如果僅僅是斬殺邪醫,那我把消息僅僅透露給邪醫便可,用不著鬧到滿城皆知。畢竟,梵天果的消息只有我們知道!」

原來,從發現梵天果的冒險者身上買消息的就是衛家之人,然而在得到消息之後,衛家就把那些冒險者殺了。可是,後來衛家又以那些冒險者的名義,居然把梵天果的消息散布出去……

「我如此費盡周章,難道僅僅只是為斬殺一個小小的邪醫?」衛雄對他的計劃感到十分滿意,滿面笑容地說道,「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過,往往在梵天果生長的地方,都伴隨著其它靈氣十足的東西,比如說……天地靈寶!」

「什麼?」衛元強大吃一驚。

「至於邪醫,帝都學院那幫激進黨,在得到消息之後,自然會幫我們出手斬殺。而且,我敢肯定,除了我們,其它家族的人絕不會過去!」衛雄自信地說道,「所以,即使還有人知道梵天果的秘密,那又如何?還能擋住我們衛家的腳步?」

「家主的意思是……」頓時,衛元強眼睛一亮,佩服道,「家主這一石二鳥之計,真讓我望塵莫及啊!」

「是一石三鳥!邪醫要殺!梵天果要得到!就連那天地靈物,我也要得到!」緊接著,衛雄朝著衛元強下著命令,道,「元強,你帶些人……不,我給你先天武者二十人,其中先天高期就有四人,你務必給我完成任務!」

「是,元強領命!」衛元強單膝下跪,堅定地說道,「我以性命擔保,保證完成任務!」

「報……」就在這時,一名下人急急忙忙地跑了進來。

在看到單膝下跪的衛元強之後,微微一愣,隨後顫顫巍巍地說道:「家……家主,剛剛前方來信,邪醫已經乘坐飛行靈獸離開帝都……」

「嗯,我知道了。」衛雄微微點頭,隨手一揮,那名下人的額頭上就出現了一個血洞。

而衛雄則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朝著衛元強繼續說道,「你要記住,在回來之前,千萬不要走漏一點風聲!好了,你可以出發了……」

……

帝都學院內,黑四看著杜明三人離開的背影,不由嗤笑一聲:「真是一群白痴!他們還真以為,我們只是去殺了邪醫嗎?紫二大人,要找的可是那件東西啊!黑五,黑六,各自召集人手,我們也該出發了……」


… 一路上,異常順利,僅僅五天過後,雲陽就來到了一處小鎮,而小鎮外面連綿不斷的雪山,就是雲陽此次的目的地。

小鎮名為冰雪小鎮,雖然不大,可是卻也繁華,武器店,藥店,酒店,五臟俱全,人聲鼎沸,由於外面的雪山乃是一個純天然的寶庫,所以街上大多數都是些在刀口上tian血的冒險者。

雲陽望著前方人來人往,躊躇不前,雖然他知道梵天果就在外面的雪山之中,可是雪山如此之大,自己該上哪裡去找呢?

不過,一心想儘快找到梵天果的雲陽並沒有打算停下腳步。原本,他是打算找一個嚮導的,可是找了一圈,並沒有人願意深入雪山內部。於是乎,雲陽想到了冒險者,來到了冒險者工會。

對於雲陽這個外來人,那些虎背熊腰的冒險者不由打量一番,面露不屑之色。這樣一個兇殘之地,是一個身穿錦衣華服的少年能來的地方嗎?

雲陽並沒有理會一道道鄙夷的目光,徑直地朝著大廳走去。一入大廳,那雜噪喧鬧的聲音不絕於耳,有隨意坐在地上喝酒的,有互相之間罵娘的,總之,整個傭兵大廳顯得雜亂無比。


但是,雲陽在看到這一幕,嘴角反而露出了笑容,這才是男人的真本性!不由的,他想起了他的前世,在黑道上的那些兄弟。

環顧大廳,雲陽不由微微皺眉,因為他發現,在場的所有冒險者,居然沒有一個是達到先天的,就連後天巔峰,也寥寥無幾。

這倒不能怪雲陽的眼光之高,只是雲陽一直呆在帝國的中心,遇到的也是常人難得一見的人物,自然而然,雲陽的眼光也就變高起來。

不過,對於冒險者的實力,雲陽倒是不在乎,他需要的,只是一個熟悉地形的冒險者。但是,一時之間,雲陽不知道是自己加入冒險團一起上雪山,還是應該自己發布任務聘請冒險者。

兩種方法,各有各的好處。看著熙熙攘攘的冒險者,雲陽使勁地揉了揉腦袋,倒是不知道該怎麼找了。

「各位,在下剛剛接了一個任務,但是人數不夠,有哪位朋友願意一起的?」就在雲陽手足無措的時候,一道粗狂的聲音在場中響起。

隨著話音的落下,那些等待任務的冒險者猛然站起,大聲叫道:「我願意,我願意!」

「多謝各位朋友捧場!」那道粗糙的聲音似乎預料到了這個局面,不緊不慢地說道,「在下接的任務,是前往海拔三千米以上的雪山之上,取得後天巔峰冰猿的靈晶!」

頓時,所有冒險者都倒吸一口涼氣,緊接著,一聲聲議論聲從場中響起。

「海拔三千米之上,後天巔峰的靈獸?這不是找死嗎,我不接了!」

甚至還有人認出了那道聲音的主人,勸說道:「猛哥,我知道你也是後天巔峰,可是在雪山之上,是那冰猿的主場啊!猛哥,你還是換個任務吧!」

「對,對!雖然我們已經做好了隨時都會失去性命的準備,可是這明知道有去無回的任務我才不會接呢!」

「……」

雲陽在一旁打量起了剛剛那道聲音的主人。不得不承認,在刀口上tian血的人給人一種凌厲的感覺,閃著精光的眼神,更平添了堅韌的氣勢。

又過了一會兒,那人見沒人願意,便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

雲陽見狀,馬上跟了上去,在出了冒險者工會之後,雲陽便攔住了他,說道:「我願意加入你們!」


「你?」那人望著雲陽,微微皺眉,「你說你要加入我們?」

「嗯!」雲陽肯定地點了點頭。同時他也明白,那人是見自己穿著不像普通人,而且弱不禁風吧!

那人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才問道:「你是什麼實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