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快樂! 第三十九章月白冷聲道:「這種事情,也不是你能管的!」

「淵未離,你還是從哪裡滾來,滾到哪裡去吧!」月鈺平和的道,不過一瞬間,他已經出手了。

淵未離已經出手了。暗紅色的長袍一揮,怒道:「你們真的以為本尊不敢動你們嗎?」這兩個男人也可恨,仗著人多,以為他淵未離好欺負。

「這裡可不是戰鬥的地方哇!」凰千淼想要阻止,可是三個人已經打開了。

「小主人,你開啟空間靈域,不久可以了嗎?」淵這話,簡直氣得凰千淼吐血。

眼看三個人交手的力量已經要在學院之中爆發出來了,要是讓三個人的力量擴散開,整個學院估計都會完蛋了。

凰千淼無奈,打開了空間封印。什麼時候她的空間封印變成了為他們三個大打出手提供便利的手段了。

是不是該找個人來管管他們了!凰千淼想到,所以越發的期望藍能醒過來,不然白虎大叔回來也好哇!

一對一,淵絕對討不了什麼好,可是月白和月鈺也沒有佔得了是你們便宜。

月鈺笑著看著淵未離道:「現在收拾不了你,總有一天有辦法收拾你的。」

他和月白是一體,可是要是戰鬥的話,其實並不只是他跟白和鈺而已、

他和白,再加上藍和血一聯手,他們的對手。無論神魔,都將走向滅亡之路。

「呵!那麼本尊等著。」淵未離嘴角微微一揚,對於月鈺的這個小威脅渾然不在意的樣子。

不過等到那四人再一次歸位的時候,他才知道他們有多麼的難纏。

淵回去了契約空間去恢復自己的實力了,他們三個人的戰火總算停了下來。

「小水兒,讓你等的有些久了!」月鈺溫和的笑道,他們戰當然要戰,不過絕對是速戰速決,要是讓小水兒等久了惱了,那麼真的得不償失了。

「知道我等久了,你們還敢打。」凰千淼的的語氣之中帶著慍怒。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也頗為無奈,主要是他們看淵未離那廝實在是太不爽了。

「嗯!我們接下來好好陪小水兒好好賠罪,如何!?」

「好!」

月白和月鈺兩個人一問一答,直接答應了下來。

不過凰千淼也沒有可能拒絕,畢竟他們兩個人道歉的態度,還算是誠懇。

眼看著去挑戰器域的時間也快到了,所以最終一輪選拔賽的時間也定好了。

凰千淼,烈火還有龍慕寒有著煉製尊級中品神器的實力,其實最終選拔賽已經沒有必要參加了。

不過為了保證公平,所以凰千淼他們還是要走一個過場。

這一次,整個空之尊小隊的人都前來給他們老大加油,凰千淼他們三個人,站在最中心的煉器檯子之上。

看到他們三個人,眾人獨忍不住嫉妒。他們三個人,明明都不是煉器師班級出來的,可是煉器實力竟然比他們煉器師班級的學生的實力高上那麼多,真的是氣死人。

為此,煉器長老對煉器師班級的老師們狠狠的罵了一頓,他們這是怎麼教育學生的。

那些煉器師班級的老師也委屈不已,他們已經儘力了,哪裡知道會冒出來這三個變態啊!

這個時候,煉器師長老宣佈道:「這一次選拔,一切材料都是由學院提供的,煉製的神器最好的十個人,將會跟隨本長老去器域參加大比。」

「現在我宣布,此時選拔開始!」

有人已經拿起了前面一塊玄鐵,瞬間愣住了,「零星玄鐵,這可是最南溶解的幾種玄鐵之一,老師你確定要讓我們拿這個煉器。」

其餘的人也是一臉的駭然,上一次是自己用自己的材料煉器,當然是選擇最好用的。

可是如今器材被固定下來了,而且用這些礦石,完全是為難人!這讓他們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煉器長老道:「我們去器域,一切的比賽那都是器域安排的,如果你們連這一些小困難都搞不定,那麼就算去器域,那也只有輸的份。」

煉器長老嚴厲的掃過了他們,讓有怨言的學生再也不敢說些什麼了?

只能認命的開火跟那零寒玄鐵做鬥爭。

凰千淼拿起了面前的玄鐵,神凰之火出,很容易就熔解了。

其餘的煉器學員都在認真的煉器,沒有主意這一幕,不然恐怕早就被打擊的體無完膚了。


而煉器長老卻一直關注著凰千淼這個第一場選拔賽的第一名。當看到她的火焰能共那麼輕易的就把他那精挑細選出來惡整學生的零寒鐵給融了,他也徹底的不淡定了。

這到底是什麼火?如此的強悍?這個小丫頭不斷煉器天賦好,所擁有的一些輔助性的竟然這麼的強悍。

看到她,他就覺得這一次去器域參加比賽,有戲!

烈火也開始動手了,直接拿出來一把刀把那一塊零星玄鐵切成一片一片的,大塊的溶解不了,不過變得小塊了那就方便的多了。

可是這刀,卻不是普通刀可以做到的。

煉器長老看到了烈火這樣的手法,瞳孔猛的一縮,這般處理高難度溶解的礦石的手段,只有一家。

那就是器域的烈家,烈家擁有整個空之界最堅韌的礦石打造出來的斷刀,百分之九十的礦石都可以隨意切割,其中當然也包括了零寒玄鐵。

不過這樣的斷到,可不是隨意一個烈家人都可以擁有的,至少是烈家的嫡系才會有。

他狐疑的看著烈火, 獨家婚寵,總裁的再嫁甜妻 ?做內應的嗎?

不過想想根本就不可能,器域的煉器實力,冠絕整個空之界,他們根本就沒有必要做那麼無聊的事情。

而龍慕寒,自有龍慕寒的辦法。

反正他們三個人再一次讓眾人驚訝了一把,就在別人在想盡辦法解決那零寒鐵的時候,凰千淼他們三個人已經開始融器了。

神器的樣式已經固定好了,每個人都不一樣,而分到凰千淼手上的是一把長劍。

凰千淼撇了撇嘴,嘟囔著。「樣子真的不好看,星學院那些老古董也只能設計出這種檔次的劍了。」

鑄形,融合,靈力和靈魂力源源不斷的輸入進去,接著一把劍,完美的鑄造成功了。

「紫霧!竟然帶有紫霧!」煉器長老驚訝的看著那一把繚繞著紫色霧氣的長劍。

「天啊!尊級上品神器!這個小丫頭竟然煉製出來了尊級上品神器!」

「這個小丫頭還是人嗎?」

要知道,他們整個學院,能夠煉製出尊級上品神器的就只有煉器長老,其他的老師也只能勉勉強強煉製出來尊級中品神器而已。

在凰千淼煉製出來了尊級上品神器的時候,龍慕寒其實也煉製完畢了,可是沒有人關注他。

他煉製出來的是接近尊級上品的神器,可是卻還未到上上品的層次。

他看向那一個在眾人注目下的少女,神情慵懶,一如既往的漫不經心。心中五味陳雜。

為什麼小水兒完全不需要努力去做什麼?卻能夠這般成功?而她無論在努力,卻怎麼樣都比不過她。

這種生來便那麼優秀的她,讓他感到非常的失落?

土七他們瞪大了眼睛,笑道:「秒殺啊!老大這是直接秒殺龍慕寒嘛!」

「悄無聲息,一劍中紅心,今天果然很有看頭。」水請點了點頭道。

其他的兩隻也點了點頭,不枉他們那麼賣命獲得今天可以休息的機會。



烈火這一次也發揮的不錯,尊級中品神器,手到擒來,雖然比龍慕寒的差一點,不過也是極為的優秀的。

等到煉器長老宣布最終的結果宣布去器域的十個學員,其中凰千淼龍慕寒還有烈火當然在其中。

即使煉器長老懷疑烈火是器域的人,可是也不能剝奪人家的比賽全。

等到結束之後,凰千淼已經困的不行了,一個白色的身影沖了過來,周圍已經冰凍三尺了。

「那是白鈺!」

「白鈺竟然來了!」

「……」

月白小心翼翼的抱住了凰千淼,凰千淼直接睡著了。這讓眾人有些想入非非了起來。

他們學院最強的帝級學院竟然跟凰千淼有如此親密的關係,真的是令人吃驚。

水請他們也無奈了,老大睡的太快了,他們不是應該好好慶祝慶祝不是嗎?

這個時候,烈火直接倒在了木白的身上。「小白!嗚嗚嗚!我好羨慕了老大啊!累了有人抱著,我都快累死了卻沒有美男去支援,姐姐只能靠你了。」

土七道:「你這也太誇張了吧!煉個器而已,你至於累成這樣嗎?」

「你丫的不知道老大這幾天是怎麼訓練的,你有種去試試看,保證你脫一層皮。」烈火怒氣沖沖,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有氣無力。

「老大到底對你做了什麼?」楚原好奇的道。

烈火道:「先讓我去睡一睡,睡好了我再跟你們說?」說完烈火兩眼一翻,直接靠在了木白的身上睡著了。

並不是他們進步神速,不付出一定的代價,就算天賦再好,也不可能有那樣逆天的成就。 想要贏器域的煉器天才們,凰千淼絕對不認為憑藉著她的靈魂力和一些粗略的煉器手段就可以獲勝。所以抓著烈火惡補了各種能力和知識。

空之界是九重界下層位面的最上等的一個了,這裡的煉器師絕對沒有像風之界和水之界那麼好對付。不內修功課,就等著一百億貢獻值飛走吧!

不過這一切龍慕寒是不會知道的,即使如今他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可是卻依舊不會用心去看人。看不到最真實的凰千淼,註定會一隻悲劇下去。

十個人確定了下來,休整了三天之後,便已經宣布去器域了。

校長親自來送他們,卻看到了笑的像是狐狸一般的凰千淼,他安撫這自己被坑怕了的小心臟走向前去,對凰千淼道:「小丫頭,真的是你啊!我以為是遇到同名的呢!」

凰這個姓,在鳳之界不多,在空之界更不會多到哪裡去了!他只是新村這僥倖心理而已,卻沒有想到……

凰千淼笑眯眯的道:「凡是一切能夠賺更多貢獻值的機會,我凰千淼怎麼可能會放棄。」

「可是你也太變態了!」拿下了靈域大比的最大功勞者,如今竟然開始對器域動手了。

此時校長對他們學院能不能拿下進入影域的權利一點兒都不放心了,仍由這個小丫頭去搗騰,也許搗騰著,他們星域也許就能夠拿到資格也說不定。

誰讓這個小丫頭太變態了。

凰千淼道:「校長老頭,你別太高看我了,你看看我的實力,我只是一個靈者七階的廢材而已。」

校長感覺到頭頂一隻烏鴉在飛過,「你還是騙一器域那一群人吧!騙我還是騙不到的。」

靈域大比的佼佼者要是是一個靈者七階的廢材的話,他們星學院隨便派一個低年級的學員隨意揮揮手就可以滅掉靈域了,他們這麼多年來用得著那麼憋屈嗎?

這個時候,渡船已經準備完畢了,煉器老師道:「所有的人準備登船,去器域。」

凰千淼和烈火走上了渡船,然後道:「烈火,你知不知道怎麼打造渡船呢!」

上一次被圍攻的事情她還記著呢!以後一定要給他們小隊打造一個專屬渡船,無論是防禦力還是速度都要是一流的,到時候,即使他們打不過,也可以跑。

烈火道:「核心技術,掌握在了器域三大家族之中還有器域域主的手上,想要學會必須把這些技術學到手而已,而三大家族職能繼承人才能夠學會?」

凰千淼問道:「烈火你不是烈家的繼承人?」以烈火的實力,當繼承人也並不難啊!

月鈺的資料雖然寫了他們的身份,不過對於一些個人秘密她卻沒有讓他去調查。

他們班,一群廢材,可是卻都是天才級別的人物。而他們心甘情願的當一個廢材,都是有原因的,

小白是因為避免木婉嫉妒,保護母親。

土七是為了氣死他家老爹土家家主。

那麼烈火,是為何!

烈火苦著臉道:「老大,對不起,我沒有資格成為烈家的少主。我不知道老大會想要煉製渡船的辦法,要是知道……」

凰千淼拍了她的頭道:「不準道歉,這根本就沒有什麼好道歉的好不好。既然知道什麼地方有那種技術,大不了我們搶就是的,搶不到,還可以偷,反正有辦法弄到手不是嗎?」

烈火狠狠的點頭,「嗯!」

凰千淼他們是專門去器域參加大比的,不能帶其餘的人過去。

月鈺已經準備好渡船跟上了,接下來後面傳來一陣陣聲音道:「等等……」

「等等……」

「月白大人,月鈺大人,帶我們一起去吧!」

雖然他們看見的只有月鈺,不過卻很清楚,有月鈺在的地方,月白一定在。反過來也是一樣的。

月鈺微微的皺眉道:「你們要去,小水兒可沒有跟我說,要帶你們一起去!」

他們也很無奈,這個星學院的風雲人物,只聽老大的話。

「上一次老大去靈域,發生那麼大的事情,我們都不在她的身邊,這一次去器域,我們可不想老大和烈火兩個人戰鬥。我們是一個小隊,要戰也要一起戰,有風險一起承擔,而且我們現在的實力也不弱。」楚原道。

土七笑道:「以老大那能耐,這一次器域也會被鬧騰,我們當然要去湊熱鬧。」

水清道:「我接了一個去器域的任務,只是想搭個順風車而已,畢竟我跟兩位大人也算數熟人了不是嗎?」

木白很簡單的道:「我要去看老大贏比賽。」

一個個誠意十足,月鈺也沒有拒絕他們了,道:「你們上來吧!」

小水兒給他們每個人配了一個超神獸,就是等著他們能夠一起搗亂的這一天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