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這幾天的感謝小茶明天發吧,先整理一下,再次真摯地和小夥伴們道歉,乃們著急了吧。 年輕的男人樣子還算俊朗白凈,可笑容卻有點猥瑣。

聽到這話,三個年輕小夥子,已經剝了土豆皮還沒放進嘴裡的其中一個不好意思吃了,連著剩餘的兩個土豆一起給小孩子送了過去,又對應慕莀一群人不好意思地笑笑,說他們之前吃面已經吃飽了。

小孩子眼看土豆又回到自己手裡,這才滿意地笑了起來,和他媽媽一起剝起了土豆皮,蘸著不知名的醬料滿嘴土豆泥地吃了。


還是和之前一樣,沒分給那個孩子叫『爸爸』的男人,三個人分著吃了。

搞不清楚這四人究竟是什麼關係,看小孩的樣子,和那個成熟男人倒是有五六分想象,和女人也很像,可那女人又是倚在年輕男人懷裡,身旁坐著小孩,到很像是這三個才是一家人,沉默成熟的男人看起來就像是個可有可無的人物。

應慕莀就想到了貝貝。

也不知道等她回去的時候那孩子還記不記得自己,又想其實也不是每個孩子都招人喜歡的。

她又歪回湛岑晳身上,斜靠在他懷裡,思量著應該去把屋子裡的被褥收起一些來,他們為了舒適,也沒搭帳篷,直接就把被褥放在了乾爽潔凈的防潮墊上,想著見賀小雙已經起身去把幾個人的被褥挪近了,給這幾個人空出了一塊地方,稱讚著對他翹起了拇指,賀小雙回了她個顛倒眾生的俊逸笑容。

湛岑晳攬著她的腰問她,「餓不餓,要不要烤點東西吃。」又摸了摸她的胃,隔著衣服大約還是摸出自己小孩的胃鼓鼓的。

應慕莀搖搖頭,嫌姿勢不舒服,又挪了挪。越發舒適地靠在湛岑晳懷裡,聽著賀小雙和那三個小夥子聊天。

那邊的『一家三口』很快就把幾個土豆吃完了,就也挪到了邊上想聽大家在聊什麼。幾次都想插進話題,可除了三個小夥子還回他們幾句以外。其他人基本就是無視他們。

一個和三個愣頭青侃侃而談,一個健壯的男人沉默地看著火苗,一個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還有一堆膩在一起的年輕男女小聲地在說話。

女人和年輕男人的臉色都不大好,年紀大一點的男人還是沉默的坐在原地,也沒去湊近乎。

女人就小聲地和身旁的年輕男人嘀咕了幾句,孩子想聽,被她按住了。往他嘴裡不知道塞了點什麼,就見小孩又乖巧的不動了,砸吧著嘴吃得挺香。

只聽其中一個小夥子普通話磕磕碰碰道:「這裡我們熟啊,就是再進去沙漠里我們都熟,我們都是在這裡長大的,閉著眼睛都知道該怎麼走。」

其餘兩個連連稱是,又說了許多他們小時候在這附近玩耍的事。

賀小雙眼睛閃了閃,「聽說這一片還有流沙?你們以前遇到過沒?」

三個年輕人都是在這一片長大的,說起這裡就是家鄉,談起什麼都是熟悉的口氣。賀小雙就借著話題一直似是很感興趣地往下問。

小孩子吃了東西就犯困,把嘴裡的東西含完了,就腦袋一點一點地倚在他媽媽懷裡。女人慈愛的拍了拍他的背,指使另一個男人道:「沒看到你兒子想睡覺了?還不快去車裡把被子拿出來,真是沒點眼力勁。」說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像是對他木木地坐在遠處很不滿意。

成熟男人使勁抿了抿唇,眼神複雜地看了看女人懷裡的小孩,起身去車裡拿了被子進了屋裡。

女人就叫年輕男人抱著孩子一起進了屋子。

篝火旺盛,烤得每個人臉上都紅彤彤的,印著火光明明暗暗。

應慕莀覺得自己實在沒出息,被湛岑晳有一搭沒一搭地拍著。漸漸也生出睡意來,她雖然事情不多。可是因為看見什麼都想收拾起來,很是費了些體力。

她拉了湛岑晳的一隻手捂在懷裡。「哥,我有點困。」

湛岑晳就去拿了毛巾牙刷和燒好的水,先給應慕莀把牙膏給擠上,等她刷好牙,他的水也兌好了,又讓她把臉給洗了。

做完了這些,應慕莀又倚回了湛岑晳懷裡,心想今天原本自己也不是這麼困的,要是沒有突然來的這些人,他們該是在黑漆漆的夜空下聊天燒烤,或許湛岑晳還會帶她到附近走走,過過二人世界,現在她卻是有些困了,卻還不想進屋睡覺。

又想著她如今是連六七歲的孩子都不如了,湛岑晳不在身邊,她連睡都睡不著。

原本想再和湛岑晳膩乎一下,可是一被他拍著,低聲哄著,她就更困了,說著說著就拱進湛岑晳懷裡不動了。

湛岑晳低低笑了笑,往火堆里扔了幾塊燃料,讓火燃得更暖和了點。

忽然聽見屋內『咔噠』一聲,像是什麼堅硬的東西倒在了地上,應慕莀被吵到了,睜開眼,就見那邊的一家人拿著他們放在屋子裡的槍,正對著他們走了出來,臉上的表情猙獰又囂張。

面對這樣的情形,誰也沒有動。

三個小夥子嚇壞了,連聲問,「你們這是做什麼。」

只見女人攏了攏不是很乾凈的頭髮,聲音嬌柔道:「怎麼,還看不出來么?」目光落到幾個對她毫不理會的人身上,冷冷笑了一聲。

三個小夥子站起來,又被槍嚇得坐回去,連連問她這是要做什麼,從哪來的槍。

應慕莀小臉緊繃,想要坐起身來,又被湛岑晳按回懷裡,給她拉了拉身上的毯子,聲音低低地哄她,「乖了,接著睡。」

應慕莀見那小孩沒有出來,只那女人一個人站在前頭,拿著槍的年輕男人站在後頭,年紀大一點的老男人遠遠站在他們身後,就「哼」了一聲,扭了身子又歪回湛岑晳懷裡。

那女人興許是沒想到到了如今還被這麼無視,臉上怒氣沖沖,「聽好了,識相的現在就給我快點離開,否則。」

年輕男人輕佻地接話,「否則就叫你們吃槍子。」

女人嬌笑著嗔他一眼,見三個小夥子一臉憤憤地看著自己,又攏了攏頭髮,「看在你們三個這幾天還算老實的份上,你們的車可以開走,不過你們幾個就沒那麼幸運了。」

像是配合著女人,年輕男人的槍口不停在應慕莀一行五人身上來回,嘴裡還吹了一聲響哨。

這女人倒是會撿現成,拿了他們的槍來威脅他們。

不過女人卻沒在這五個人身上看見自己期待的神情,幾個人一個比一個還要淡然,甚至中間那小姑娘依然還在睡覺,看也沒看自己一眼,抱著他的那個英俊男人也沒抬眼,靠著個大包裹正拿手背去摸小姑娘的臉頰,許是摸起來不暖和,又重新給她整理了一下圍巾,低著頭聲音低低地不知道在說什麼,仔細聽只能聽到他說了一句,「懶姑娘。」

面對如此無視,女人大怒,尖聲大叫道:「你們現在就給我走。」

年輕男人就在他身後笑,「不想走也可以,不過你們可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許是她聲音太大,動靜不小,吵醒了自己兒子,屋子裡睡眼惺忪的小男孩跑了出來,揉著眼睛站在門口看了會,就想跑去火堆旁烤火,被他『爸爸』眼疾手快地拉住。

女人越發生氣,把手套重重扔在那男人臉上,怒氣沖沖,「連自己兒子都看不住,要你有什麼用。」

男人身體頓了頓,抱著孩子回了屋。

「我不要你抱,我要我媽。」男孩在他懷裡拳打腳踢,大聲哭喊,一時間附近都是男孩撕心裂肺的嚎聲。

應慕莀好容易又醞釀出來的一點睡意又被掃去了,壓著火氣翻了個身,想了想,又坐了起來,用不輸與女人氣勢的態度道:「吵什麼吵,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湛岑晳皺眉,叫賀小雙,「把他們趕走。」

女人大笑,「你們儘管動一動,看看是你們速度快,還是我們的槍快。」又罵道:「今天就叫你們知道我們的厲害。」

大抵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理虧,罵了半天也沒罵出什麼話來,來來回回就是讓他們幾個迅速捲鋪蓋走人,什麼也不許帶,衣服也脫下來留下。

賀小雙看夠戲了,又聽湛岑晳發話了,悠悠然然地問那拿槍的年輕男人,「英雄,你沒見過槍?不知道槍里要有子彈才能打?」

男人一愣,低頭看槍,也不知道看懂沒有,臉色數變,當頭罵了一句,對著賀小雙就開了一槍。

眼見他的動作,三個小夥子嚇得大聲阻止。

誰知道賀小雙卻全須全眼地坐在那,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也沒有槍聲。

賀小雙笑容鄙夷極了。

他們哪會這麼不小心,有人來了,又怎麼還會把放了子彈的槍單獨放在屋子裡,原本放在那的槍就是沒裝子彈的,所以才沒人去管。

這一下見賀小雙平安無事,連扣扳機的男人差點就傻了,咔擦咔擦地又試了幾次,確實是空槍,槍里根本沒子彈,這比手臂還長的一把槍拿在手裡居然只能當鎚子用。(未完待續)

ps:阿彌陀佛,且讓小茶當做自己沒有心虛可好。 賀小雙看了看兩個傻了不知道該說什麼的人,又看了看湛岑晳,受到要他快速解決的神情,立刻道:「看你們帶著孩子,我也懶得管你們,快給我速度消失,否則。」

沒說完話,那年輕男人就迅速向著賀小雙撲了過去,看樣子還是個速度型的異能者,不過也就二階的樣子,速度也就比身手靈巧的人快了沒多少。

這種速度對付個普通喪屍或者普通人還可以,可是對上賀小雙。

賀小雙都沒想到這男人還有這麼大想法,還想捉住他,一時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鄙視他,退了兩步讓開,提腳就對著那男人的屁股踹了一腳,把撲空了的男人踹到地上,「好心沒好報。」

好心收留他們,居然還想又吃又拿。

賀小雙有興趣慢慢玩,唐木卻是個只認結果的人,見不得賀小雙這種在生活中尋找樂趣的行為,手往後一伸,把身後的槍拿了出來,卻並沒有開槍,而是拿槍托對著那男人的小腿狠狠敲了一下,聽那男人發出慘叫,就冷冷道:「我數3聲,不走我也不管你們有沒有孩子了。」

那架勢可不像是在唬人,況且他的身高體格放在那,原本不需要說話就已經很能唬人了。

那女人被這意料之外的情形嚇傻了,一時都不知道動,站在原地愣住了。

還是屋裡的男人抱著孩子出來了,一面摁住一直在懷裡嚷著不要自己的掙扎的小孩,一面去拉女人。

女人這才醒過神來,後知後覺地發現遇到一群硬茬,忙扶了幾乎站不起來的年輕男人離開。

他們的車迅速開走了。

三個小夥子張口結舌的解釋,「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們是這樣的人。」

看起來也不像是一夥的,倒是沒人去追究他們。

聽了這三人的話,大家才知道那女人一家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原來女人和年紀大的男人是夫妻。孩子也是兩人生的,這男人以前就是個有家庭的。後來因為女人懷孕了,和前頭的妻子離了婚和女人結了婚,哪知道這以前看起來除了年級大了點其他什麼都完美的男人末世后變成了了麻煩,沒異能不能保護他們娘兩就算了,其餘的還什麼都不會,女人就和那年輕男人好上了,又想著叫『老男人』做自己的保姆,就這麼著組成了個奇怪的四人家庭。

他們三個小夥子和女人一家遇上已經快一個月了。可能是因為他們三個除了車子和一小點可以忽略的物資以外一無所有,人還勤快厚道,才能和女人一家人一起和平相處共同上路,這下子女人見到了好車和槍就起了心思,進了屋子又看到了放在屋子角落裡的槍就想拿了別人的槍威脅別人,順便把車和槍都佔為己有。

其實這女人一路上也挺霸道,不過三個小夥子看她還帶著個孩子想著她也不容易便也不想為難,能幫的都還盡量幫著他們,沒幾日,原本很客氣的女人就受之坦然了。因為他們這幾個人之中,就只有和她一起的年輕男人是速度型的異能者。

賀小雙聽了一段八卦,罵了兩句拋棄糟糠的孩子爸自作自受。就道:「聽你們說你們對沙漠裡面的環境非常熟悉,那你們要不要和我們一起上路,去完了沙漠,我們帶你們一起回基地。」

對於幾個身上帶著槍,且一身行頭乾淨地不像是在末世行走的幾個人,三個小夥子不大信任,推推拖拖地卻又不敢直接拒絕,還是其中一個壯了膽子問,「這種時候。你們要進沙漠做什麼?」

賀小雙隨便編了個理由,「就是想去看看。」


三人小聲嘀咕了一會。又小心觀察了一會火光對面的幾個人,沒有答應。

賀小雙笑容平淡。也沒有勉強,「那我們明天就分道揚鑣了。」

三個年輕人反而愣住了,沒想到賀小雙會答應的這麼輕易,忍不住又問,「要是你們真願意帶我們去基地,你們要去其他地方我們也能陪你們去,有什麼想要我們做的,我們三個也願意幫,只是,只是你們不是要去做什麼壞事吧。」

難道有槍的就不是好人了,「當然不是,不然之前我們讓你們過來做什麼,要不是那女人來這一出,我們現在還在好好聊天呢。」

這倒也是真的,三個人又商量了一下剩餘的可能還不夠走3天的汽油,還是答應了賀小雙的提議,畢竟按照賀小雙的話來說,『安福基地』也還算是個不錯的基地,如果有人一起上路,那他們當然求之不得。

這下子,有三個嚮導倒是要更安全些,且經過剛才的聊天,賀小雙也發現這三個人並不是吹牛,而是真的對附近的環境很熟悉,帶著他們也許還真就有用。


既然要一起上路,免不了要相互介紹一下,三個小夥子都是一個村子里的,那村子有一多半的人都性何,依著年齡從大到小介紹,他們三個分別叫何虹,何順,還有何青,三個人名字普通,人長得也很普通,都是黝黑的青年,仔細看還有那麼一點相像。

賀小雙也一一把自己這邊人的人介紹了一遍,又指著又被湛岑晳拍睡著的應慕莀道:「這小姑奶奶叫小慕,你們以後遠著她點。」

三個人之前看到應慕莀能在那麼危險的時候還專一睡覺很是佩服,忍不住問賀小雙為什麼要遠著她。

賀小雙笑著看了看湛岑晳的神色,解釋道:「她家大人不喜歡。」

應慕莀也沒完全睡著,隱隱約約還是能聽到外面的動靜,聽聞賀小雙這麼說,努力睜了睜眼睛,又被湛岑晳給拍了幾下,徹底睡著了。

湛岑晳抱起應慕莀進了屋,「我們先去睡了。」

賀小雙就在火堆旁繼續聞著三個年輕人沙漠里的事情,念少然一直沒怎麼說話,走去遠處劈東西玩,唐木沉默地坐在火堆旁擦槍。

其實按照應慕莀的想法,就是沒有嚮導也沒什麼,畢竟這沙漠已經不是末世前的沙漠,現在這沙漠,連一粒沙子都看不到了,全是白茫茫的厚雪,要三個嚮導也是白搭。

不過她起來看見三個人的時候,還是禮貌的打了招呼。

三個年輕人前一夜看見應慕莀的時候都是在火光里,且模模糊糊的,白天一看,都忍不住紅了臉,磕磕巴巴地和她打了招呼,又把自己的名字紛紛說了一遍。

對著三張特徵不是十分明顯的臉和想象的名字,應慕莀只是穩重的點了點頭,回頭就有些分不清了。

晚上看的時候只知道沙漠里全是雪,白天一樣才發現行路艱難,遠遠望去眼前出了白色什麼都沒有了,近處還好,總會有些屋子和已經死了仍然直直站著的數目,可是再遠一點的地方,那真是和白色的海洋沒有區別,還沒開始進沙漠呢,眼睛就已經被這無邊無際的白色刺得發疼了。

他們想先吃個早飯就先到沙海裡面繞繞。

用完了早餐,大家就迅速把東西都收拾了起來,原本很多東西就是應慕莀從空間里拿出來的,現在多了三個人,他們的車也是進不了沙漠的,只能同乘放在外面的一輛車,就把東西都收拾到了後車廂里,又在後車廂里收拾了一個還算舒適的位置給他們落腳。

車廂里有被子有毯子,開了和座駕室的槅門還有暖氣,且空間不是很小,擠一擠還能睡覺,三人都很是高興,原本他們就知道自己開來的小麵包車進不了沙漠,還以為會被扔到冰冷冷的車廂里,如今見車廂收拾的熨帖,臉上就沒停過笑。

賀小雙卻有點鬱悶,他原本是想找一個嚮導,現在一來就來了三,以後他們的行事又該小心點了,尤其是應慕莀,又不能再雁過拔毛了。

待看嚮應慕莀的時候,就見小姑娘果然是一副愁眉不展恍然失落的樣子。

沒來得及安慰她兩句,自己就炸毛似的跳了起來。

「有危險。」賀小雙大喊。

大家都很有經驗,聽他一叫就往車廂後面躲去,就連三個原本顯得有些木愣的年輕人也迅速跟著他們多了起來。

『砰砰』幾聲,就有東西落到了他們車廂上,聽著聲音像是子彈,可是卻沒聽到槍響的聲音。

唐木皺眉,「怕是彈弓。」

難道是昨晚的一家人?

唐木素來是槍不離手的,憑著感覺就朝著剛才攻擊的來勢放了一槍,迎著槍響就聽到一聲慘叫,不過昨天離開的一家人的任何聲音,這聲音很尖利,就算不是尖叫,也應該是個聲音很尖利的男人。

然後聲音尖利的男人就大聲喊,「殺人啦,殺人啦。」

這是唱得哪一出?


遠處有人大喊,「那邊的人聽著,限你們一分鐘之內出來蹲下,要是敢耍什麼花招,你爺爺就叫你們看看彈弓是怎麼殺人的。」

這難道又是搶劫?

還沒等人細想,就有聽到一個男人叫,「我們這裡也有槍,你們要是不識相,我們可就要開槍了。」(未完待續)

ps:咳咳,咳咳。 還沒等人細想,就有聽到一個男人叫,「我們這裡也有槍,你們要是不識相,我們可就要開槍了。」

又有人囂張笑道:「不是說有個年紀輕的小美人嗎,快出來讓哥哥們看看。」

一群男人跟著猥瑣大笑。

不用說了,大家都能聽出來,那個說『不識相』的人,就是昨天離開的一家人里的年輕男人,昨夜不覺得,現在一聽就覺得他聲音里都帶了幾分鬼祟,想來還一一把他們這邊的情況告訴了些什麼人。

然後就是『砰砰砰』地槍聲和子彈打在他們車上的聲音,看來這些人可不止有彈弓。

湛岑晳眉頭一皺,就也去車前窗那裡放了兩槍,頓了頓,又拿手去轉前方的後視鏡。



Leave a Comment